站内搜索:

綦江剿匪记

2020-09-24 15:54:17来源:红岩春秋杂志社



刘克洪


綦江地处渝黔、渝湘要冲,交通便捷,商贸发达。在战乱频仍的年代,这里成为土匪滋生之地,千百年来匪患不断。民国时期,当地流传着“兵如梳,匪如篦,团阀犹如刀刀剃”的民谣。1949年11月27日綦江解放后,人民解放军开展了大规模的剿匪斗争。在不到一年时间,就彻底剿灭了土匪,根除了毒瘤。

负隅顽抗

官匪合流啸集七千余众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为彻底消灭大陆上的国民党残余势力,人民解放军向西南进军,直指重庆。重庆卫戍司令杨森于11月初召集江津、巴县、綦江、南川四县举行紧急应变会议,妄图通过地方武装阻止解放大军。因我军进军神速,其图谋尚未实施,綦江即宣告解放。

綦江国民党反共残余势力不甘失败,遂纠集特务、伪军政官员、恶霸地主、反动会道门头子、散兵游勇、惯匪流氓等,陆续组织起7000多人、4000余枪支的土匪武装。这些土匪山头林立,或三两百人一群,或上千人一股,有建制系统,有匪部番号,有武器装备,其中指挥比较统一的匪股就有五六股。

谭济舟匪部,番号初为“中国人民反共救国军第九军”,后改称“川黔边区游击总司令部”。司令部设参谋、作战等七个处,下属六个大队、一个警卫大队。暴乱初期,有匪徒1600人、枪700余支,主要活动在綦江高青、郭扶、分水、篆圹、石龙、三会乡及贵州省坭坝一带。

罗德卿匪部,番号为“西南反共游击总司令部”,又称“中国人民救民第九路军”“护国救民解放第九路军”。司令部设秘书、军需等四个处,下属十个大队、一个独立支队。暴动初期,有匪徒1800余人、枪支700余条,其中机枪两挺。主要活动在綦江扶欢、青年、盖石及县境外的南桐、兴隆等地。

龚治国匪部,番号为“川黔边区游击纵队”,又称“九路军”。司令部设指挥、军械等三个股室,下属四个大队和一个特务大队,有560余人枪。主要活动在江津、綦江交界的中峰、紫荆、永新、清平、蔡家、太平等地。

刘中周匪部,番号为“川东剿共救民军”,后称“西南保民救民军”。司令部设秘书、军需等六个处,下属六个大队、一个新兵大队、一个特务大队,有800余人枪。活动于江津、巴县、綦江交界的杜市、广兴、南龙、龙岗、跳石及綦江正自、回龙、乐兴等地。

张华清匪部,番号为“川黔边区游击第十九路精忠部”。下属八个大队,有1200余人枪。活动在川黔交界之两河口、松坎、羊角、安稳、石壕一带。

此外,番号为“中国人民救国九路军”(又称“西南游击纵队”)的杨森林匪部,主要活动于老瀛山、云坪、蒲河等地;“川黔边防游击护国军”封彬、吴尔安匪部,主要在建设、永丰、金灵、莲花等地活动。另有十多股小土匪散落在綦江各地,每股大约四五十人,共计600多人。

猖狂进攻

企图颠覆人民政权

1950年1月中旬,驻守綦江的解放军大部调去解放川西地区,新成立的县、区两级人民政府忙于接管、支前等工作,反动土匪认为时机已到,便在綦江各地大肆组织暴乱。他们煽惑和裹胁一批农民,发动进攻和破坏征粮工作,妄图颠覆新生的人民政权。

2月1日,封彬、吴尔安股匪围攻三角区公所。2月2日,张华清股匪500余人抢走青年乡公粮4万余斤。2月5日晚,谭济舟股匪包围郭扶区公所;土台乡征粮工作队被土匪包围。2月7日,藻渡乡匪首孙如石率匪众70余人在藻渡场附近伏击征粮工作队,夺走工作人员的衣服和枪支。2月12日,罗德卿股匪300余人在扶欢乡抢走公粮11万余斤。2月13日,永新征粮工作队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9团一个排,在石龙与三会之间的方家山遭土匪袭击,工作队员邱子为和一名解放军战士牺牲。2月14日晚,罗德卿率匪徒100余人抢走盖石乡公粮1.7万多斤、大米3000余斤。2月19日,由重庆开往贵阳的三辆军车,在盖石附近遭土匪拦劫,电台、鞋子等军用物资被抢夺。3月25日,赶水区征粮工作队在赶水场附近王古庙被土匪伏击,工作队员熊一丁、皮作全牺牲。4月28日,罗德卿匪部纠集赶水乡14、15、16保的保丁,在白石塘抢劫汽车五辆。匪乱造成川黔、川湘公路交通中断。

据统计,全县有28个镇乡与县区失去联系。土匪气焰嚣张,城镇工商业户不敢开门营业,农村群众遭到抢劫杀害。其中,三角乡农民何青山一家有三人被害,北渡乡农民积极分子有四人被土匪杀害……

合力征剿

大小股匪土崩瓦解

为巩固新生的红色政权,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和生产建设的顺利进行,西南军政委员会主席刘伯承,西南军区司令员贺龙、政治委员邓小平于1950年初联合签署命令,颁布剿匪布告:各地人民解放军一致行动起来,不惜任何艰苦疲劳,以不根绝匪类决不休止之决心,坚决进行追剿。

按照部署,綦江县迅速成立剿匪指挥部,各区亦按要求成立区级剿匪指挥机构。在江津、巴县、綦江联防剿匪指挥部统一指挥下,解放军104团、炮兵4团、炮兵6团、炮兵9团、綦江警卫营、机动营以及巴县、铜梁、江北警卫营的指战员参加了綦江的剿匪斗争。

解放军及公安干警本着“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受奖”的政策和“检举土匪、特务有功者给予奖励,通匪、藏匪、助匪、庇匪者依法严惩”的精神,采取军事征剿与政治瓦解相结合、镇压与宽大相结合的原则,分散对分散,集中对集中,城乡结合,全面展开,有重点地进行军事围剿和政治瓦解。

1950年2月1日,匪首封彬、吴尔安率众匪围攻三角区公所,被警卫营击退后,向青年乡方向逃窜。解放军104团在黄沙坎对其伏击,击毙吴尔安,打死匪徒17人,打伤30余人,逃散102人。至当月15日,有63人向政府自新,该匪部瓦解。

2月5日晚,谭济舟率匪部300余人包围郭扶区公所,驻区区干队顽强阻击,于次日拂晓将众匪击溃,击毙匪徒4人。

2月13日,谭济舟匪部在方家山伏击由石龙返回永新区公所的征粮工作队。次日,永新区干队及解放军闻讯增援,打伤匪徒4人,俘虏17人,缴获步枪2支。

2月21日,谭济舟组织土匪300余人反攻解放军104团。解放军打死打伤匪徒20余人,俘虏20人。并乘胜追击,于3月9日在郭扶小长岩打死谭匪11人,活捉4人。同日,炮4团在高庙附近的二司殿追剿谭匪。

在多次围剿下,谭率匪部逃窜到贵州坭坝、寨坝等地。其间,谭济舟股匪内部动摇,有的逃跑,有的向政府自首,匪队四分五裂。

10月上旬,群众发现谭济舟躲藏在高青乡柏树嘴亲戚家。10月14日晚,解放军104团集中兵力封锁了去路,待拂晓向柏树嘴发起进攻。谭自知走投无路,举枪自毙身亡,跟随的三名匪徒被生擒,谭匪至此覆灭。

在解放军追剿谭济舟匪部时,罗德卿于2月12日率匪徒300余人围攻扶欢区公所。征粮工作队尽管被包围在一座碉楼上,但工作队员仍坚持战斗到次日拂晓,直到增援部队赶来。他们对土匪进行内外夹攻,打死匪徒13人,打伤20余人。

5月7日晚,罗德卿纠集盘踞在羊角、安稳、石壕及贵州习水县条台乡等地的土匪500余人,围攻赶水区公所。先抢劫赶水镇居民120多户,继而在赶水场四周山头上鸣枪叫吼。当时,区干队及解放军仅20多人,电话线被剪断无法联系,只得利用地形发起正面进攻。战斗中,罗匪司号员、警卫员被击毙,匪徒见状大乱,纷纷渡河逃跑。

不久,罗德卿股匪再次围攻扶欢。扶欢周围匪号齐鸣,股匪“敢死队”三三两两冲进场上。解放军机枪、六〇炮齐发,罗匪吓得惊惶失措,逃往川黔交界的藻渡、羊角、木仁台、狮溪镇、兴隆镇等山区一带作恶。

在解放军的强大攻势下,9月15日,罗德卿率领匪队134人及枪支99支向綦江县人民政府投诚,罗匪瓦解。

4月13日,刘中周、朱化南股匪在江津高歇乡骑龙穴抢劫綦江县人民政府的供给专车后,窜到綦江天台山一带活动。4月29日,解放军获得土匪行踪,当晚便向天台山进发追歼。经过两小时的战斗,我军攻占了土匪指挥部,打死打伤匪徒70余人,俘虏69人,缴获枪支50余支、战马1匹、电话机3部、匪司令部及各处关防印章6枚,歼灭了该股土匪。

5月初,龚治国、陈松股匪盘踞在江津、綦江、习水三县交界的龙井坪一带。驻扎綦江的解放军侦察摸清匪情后,联合江津剿匪部队实施围歼。解放军一部从綦江永新出发,经代家沟、板桥滩抵达龙井坪,担任正面主攻。另一路从綦江县城出发乘火车到江津德感坝,经蔡家岗抵龙井坪。第三路从永新出发经三会、郭扶等地到江津太平乡叶家咀截断股匪退路。

5月6日拂晓,解放军发起进攻。经过激烈战斗,当场击毙匪首陈松及分队长以上骨干11人,打伤匪徒7人,活捉土匪大小头目及匪众114人。龚治国率两个儿子仓皇逃窜,其余匪徒尽溃。

龚治国父子三人逃出后,流窜在江津、綦江、习水交界的山区负隅顽抗。为彻底消灭龚匪,江津、綦江、习水建立了联防区,在綦江中峰乡驻清匪小组,长期进行清剿。

1954年6月23日,剿匪部队在中峰盘龙山将龚治国击毙,其两子向人民政府缴械投降。

在大规模的军事征剿中,綦江共击毙土匪146人,击伤77人,捕捉790人,缴获机枪、冲锋枪、步枪、手枪等各种枪支3136支,收缴各类子弹1.69万发,收缴手榴弹及各种炮弹109枚、土炮132门。截至1950年9月底,共有5199人投诚自新,其中正副司令、支队长、大队长、中队长等土匪骨干106人。到10月底,綦江匪乱基本平息。

渝黔携手

彻底铲除匪患

綦江与黔北地区山水相连,人文相通,大小股匪时常漂移两地。为彻底消灭土匪,渝黔两地携手开展了大规模的剿匪斗争。

与綦江毗邻的贵州省桐梓县狮溪镇,匪首罗德卿经常在此为非作歹,残害百姓。1950年7月,罗德卿与桐梓境内的国民党残余部队勾结,纠集了2800余人。为消灭这股土匪,桐梓县请求并得到川东解放军的大力支持。

7月10日,川东军区第11军派出第31师93团。部队从南川出发,沿金佛山一带以“篦梳队形”搜索击进。经过三天的穿插包围与战斗,解放军将部分土匪歼灭在南川金山镇,罗德卿残匪逃窜。

93团乘胜逐北,在狮溪街上场口与贵州第16军139团1营1连对罗匪进行合围。激战中,土匪被打得落花流水,有的将枪支弹药投入狮溪河中逃往香炉山上,有的就地缴械投降。

而贵州道真县的土匪头子黄守瑛,长期从事武装活动,一贯坚持反动立场,曾号称“川黔湘鄂民众自卫军”分区司令。1949年12月25日道真和平解放后,黄守瑛玩弄两面派手法,暗中策划叛乱,残杀无辜群众,严重威胁着渝南黔北地区的安全。

为配合黔北地区剿灭黄守瑛匪部,1950年8月23日,川东军区拟定了《黔东北合围计划》。该计划决定以第11军31师91团、93团为主力,协同涪陵、酉阳军分区及贵州遵义、铜仁两个军分区部队,彻底消灭黄守瑛匪部。

进剿合击点为道真、正安两县。进剿力量部署是:以解放军31师为第一集团,91团于9月10日前到达綦江县东溪镇、赶水场集结,然后由道真以西向东进剿;同时,93团在南川县东南马嘴、小河场地区集结,由北向东进剿。以106团两个营及107团一个营组成第二集团,由涪陵军分区指挥,于9月10日前抵达贵州务川县后坪附近地区集结,尔后由东向西进剿。遵义、铜仁两军分区部队以四个营的兵力结合地方武装一部组成第三集团,于适当地区集结,向正安进发。占领正安后,除留一部守备正安、务川防众匪南逃外,其余部队由南向北进剿。此外,解放军炮兵9团及南川、武隆、彭水各县独立营一部组成北线守备队,分布各边沿线上,设点堵截土匪北窜,捕歼漏网之匪。

9月8日,川东军区前线指挥部在东溪召开对黔东北正安、道真、务川、沿河等县合围作战会议,对作战计划作了具体部署。

9月15日,道真县委书记、县长率地方干部赶赴东溪镇。次日受到11军31师首长接见,并共同研究进剿作战的具体部署。17日,部队开往南川与93团会合。

经过四天的思想组织准备,部队于9月22日向道真进发。经三泉、小河场长驱直入,于25日抵达道真西部重镇——大磏坝场。26日,各路部队均按指定位置占领各区主要场镇、乡村和要道,并进抵县城附近,封锁要道,侦察匪情。面对解放军的强大攻势,土匪闻风丧胆,全部瓦解,四处逃散。

9月27日上午,解放军进入县城,一举收复道真。匪首黄守瑛藏匿于芙蓉江一带山谷,后偕其弟黄守珍潜逃四川境内。1951年8月,黄守瑛被抓获枪毙。

编辑/杨洋


重庆党史微信公众号

重庆党史网版权所有.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人民路252号 邮编:400015
渝ICP备11000637号-3 技术支持:华龙网
渝公网安备:50019002502086

您是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