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漆鲁鱼与重庆救国会

2019-01-18 16:32:00来源:重庆党史网



1935年,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踏进华北。在民族面临亡国之祸的危机时刻,中国共产党发表了《八一宣言》,提出了停止内战、共同抗日的政治主张,促进了“一二九”爱国运动的蓬勃兴起。消息传到重庆,各界民众群起响应。这时,重庆党组织已经被破坏殆尽。救亡运动迫切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组织来领导和推动。正在这时,从中央苏区突围脱险出来的共产党员漆鲁鱼来到重庆,正是由于他的到来,才迅速打开了重庆救亡运动的新局面。

漆鲁鱼早年留学日本学医,是1929年入党的重庆籍党员,曾任苏区卫生部保健局局长。红军长征时,为照顾受伤的陈毅留在苏区,后被敌军冲散与党失掉联系。为了找党他历尽艰辛,千里乞讨,辗转回到重庆。为了谋生和找党,他以在《商务日报》副刊上发表针砭时局的文章的方式展开工作,由此,结识了以《商务日报副刊》编辑温田丰为首的一批进步青年,几次相约晤谈,共同的话题和见解迅速勾通了彼此的心。

漆鲁鱼的加入,便很快以他丰富的斗争经验和政治上的成熟赢得了这批进步青年的信赖,成为了他们的核心。自此后,他们经常汇集一起共同学习党的《八一宣言》,研究“一二九”以后救亡运动的形势,一致认为要有所作为就必须组织起来。就这样,1936年6月的一个星期天上午,温田丰、甘道生、陶敬之、饶友瑚、陈和玉等一帮青年骨干陆续来到黄家垭口漆鲁鱼叔母家,秘密成立了“重庆各界救国联合会”,推选了由漆鲁鱼任总事干、温田丰、陶敬之、候野君任干事的领导机构──干事会。此后,重庆的救亡运动便有组织有领导地开展起来。

救国会成立后,漆鲁鱼首先注意对进步青年的考查和培养,不仅积极帮助他们学习和领会党在抗日救亡中的方针、政策;适时开展救亡活动,同时,还特别引导骨干青年学习马列常识和党的基础知识,并以《商务日报副刊》名义举办了“山村新文字暑期讲习班”,吸收了90多名进步青年参加。此讲习班的举办,既为救亡运动培养了骨干,也为党组织在重庆的重建储备了人才。

漆鲁鱼领导的重庆救国会的活动,终于引起了党组织的重视。1936年9月下旬,由中共上海局派遣来川的张曙时到达重庆,了解到重庆各抗日救亡力量的情况,对漆鲁鱼领导的救国会工作很赞尝,即指示党员刘传佛与其联系以便合作。此外,张曙时又常派人将党的文件转交漆鲁鱼,指导救国会工作。以后,根据党的指示,救国会又按照民先的组织形式,陆续在学生、职青、文化、妇女各界建立了组织,使其迅速成为了重庆救亡运动的核心,成为了这一时期党直接领导的救亡团体。

1937年10月,作为中央特派员的张曙时派专人到重庆与漆鲁鱼联系,经审查后恢复了他的党籍,并与一批由外地转来的党员共同组建了中共重庆干部小组。是年底,经中共四川省工委批准,正式成立了由漆鲁鱼任书记的中共重庆市工作委员会,至此,被破坏已久的重庆地方党领导机构得以重建,重庆的救亡运动终于有了一个强有力的领导核心。到1938年底,救国会的大部分成员都成为了共产党员,而“救国会”这一组织形式,却在完成了它的历史任务逐步消失。

重庆救国会在民族危机日益严重,重庆党组织尚待恢复重建的关键时刻,担负起组织领导抗日救亡运动的重任,在重庆地区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活动。重庆救国会领导的抗日救亡运动和建立的进步组织,为重庆地方党组织的恢复重建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和组织准备。

撰写人:张鲁鲁


 


重庆党史微信公众号

重庆党史网版权所有.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人民路252号 邮编:400015 电话:023-63898542
渝ICP备11000637号-3 技术支持:华龙网

您是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