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歌乐山下的血泪嘱托

2021-02-21 19:44:55来源:经济日报




歌乐山下埋忠骨,烈士墓前祭英魂。在重庆歌乐山烈士陵园里,长眠着300多位英烈。

194910月底到1127日之夜,在公开和秘密的大屠杀中,白公馆、渣滓洞两座监狱的绝大部分同志壮烈牺牲,其中有年龄最小的革命烈士宋振中(小萝卜头),年仅8岁;有坚贞不渝的革命烈士江竹筠,年仅29岁;还有杨虎城、宋绮云、陈然等,大部分是川东党组织共产党员。

渣滓洞的屠杀火焰还在燃烧之时,在白公馆的罗广斌带领十多位难友,乘敌人疏于看守之机,冒死突围、冲出牢笼,蛰伏乡间三天之后迎来重庆解放。罗广斌向党报告了烈士们对党的无限忠诚,并呈上他们留下的珍贵嘱托——《关于重庆组织破坏经过和狱中情形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其中的核心部分,就是“狱中意见”,共八条。

“狱中八条”是怎样形成的

“我们为什么要坚强地与敌人作斗争?是什么原因造成我们被捕?地下党组织为什么被破坏?是谁出卖了我们?为什么我们崇敬的一些领导会变成叛徒?”积压于胸、沉积已久的心中话想要说出来,一个强烈的呼声在狱中形成共识:把我们每个人知道的情况都说出来,讨论分析研究!一场关于总结地下党斗争经验和教训的秘密活动,在狱中悄悄地展开。

从《挺进报》的被破坏到川东武装起义的3次失败教训,从一些领导干部被捕后的叛变投敌到分析党组织存在的问题,每个人坦露心声、分析总结、提出建议。大家相互嘱托,谁有机会活着出去,一定要把狱中讨论总结的问题报告给党组织。

为了完成战友们的嘱托,罗广斌狱中脱险后每天奋笔疾书,追记整理同志们在狱中的讨论和总结,并形成了《报告》。

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徐光煦介绍说,这份报告如今只剩残件15页,有2万多字,估计全件在3万字以上。但仅就现在可以读到的部分,已比较充分地反映了当时地下斗争、监狱斗争的艰难历程,大破坏带来的惨痛教训和烈士们的崇高精神风貌。

《报告》有七个部分,包括 “案情发展”“叛徒群像”“狱中情形”“脱险人物”等,其中第七部分即“狱中意见”。我们常提到的“狱中八条”就是经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胡康民同志在调查走访多位历史见证人后,在“狱中意见”基础上提炼而出。短短96个字,是对失败经验的总结,也是革命者在生命最后时刻献给新中国的一份厚礼。

烈士用生命换来的警戒

19472月,在国统区重庆唯一公开发行的中共机关报《新华日报》,被国民党悍然查封。为了能让山城人民听到党的声音,陈然、蒋一苇等地下党员将香港邮寄过来的《群众周刊》和《新华社通讯稿》油印成册,办起了一份新的报纸,并将其命名为《挺进报》,作为中共重庆地下组织市委机关报。

《挺进报》发行到第十五期时,接上级指令,发行方针由“对内发行”改为“对敌攻心”。报纸被大量寄发给了国民党的军政宪特等敌方的首脑机关,国民党当局大为震怒,立即采取行动,对牵涉其中的中共党员进行大范围逮捕和关押,使得中共重庆地下党组织几近遭遇灭顶之灾。这就是1948年发生的“《挺进报》事件”。客观地说,这种“攻心”策略的确对国民党有打击力和威慑力,但也带来巨大风险,使中共地下党重庆市委完全暴露在敌人的视野当中。

如果说《挺进报》发行方针的决策失误是整个事件的导火索,那么接下来党内叛徒的出现,就成为引向深渊的关键节点。

刘国定,原是中共地下组织重庆市工委书记,属于高级领导干部,他在一开始被捕时,并没暴露真实身份,差点就被放了。可他的下级冉益智在被敌人抓来后,竟当场将他指认了出来。冉益智,原是中共地下组织重庆市工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平时他经常教育同志们被捕后要坚强不屈,不怕牺牲,但当他被捕后,面对敌人的刑讯,当天就背叛了党组织。更令人痛心的是,被指认出来的刘国定也没做任何抵抗,成了可耻的叛徒。后来,两个人为了邀功甚至还展开“叛变竞争”,导致中共重庆地下党组织遭到几乎毁灭性破坏!

回望历史警钟长鸣

如果说,当年的叛徒出卖的是党的组织,是党员的生命,那么今天的腐败分子出卖的则是党的形象,是党和人民的血肉联系。“狱中八条意见”第一条就提到了“防止领导成员腐化”。如今,党中央对反腐败斗争的坚定信心和坚强决心,也是对其的传承延续。

70多年前,罗广斌代表死难烈士提出的“狱中意见”,饱含他们对新中国的无限憧憬和对党的绝对忠诚,以及“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家国情怀,值得我们学习,铭记于心!

 (经济日报记者 冉瑞成 吴陆牧)

 

 

 

 


重庆党史微信公众号

重庆党史网版权所有.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人和街99号  邮编:400015
渝ICP备11000637号-3 技术支持:华龙网
渝公网安备:50019002502086

您是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