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周总理对华岗的关心和爱护

2020-05-19 14:41:09来源:红岩春秋



谈滨若


1998年,上海周公馆纪念馆的同志们为纪念周恩来诞辰100周年,编辑出版了纪念册《雾海明灯——上海周公馆图集》,于春节前寄赠于我。我欣喜地当作最珍贵的礼物,翻阅起来。

上海周公馆是当年周总理与邓颖超同志工作、生活过的地方,我与丈夫华岗也曾在他们的领导下,在此工作。我手捧画册,怀着崇敬之心,一页一页仔细观看,端详着周总理的风采。看呀看呀,往事如涌,思潮万千。

信任

忆及60年前,华岗在《新华日报》任总编辑,因抵制王明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而遭到王明的排挤和刁难,被赶出了他和同志们亲手创办的新华日报社。华岗受到这样的打击,内心非常沉重,常常想,“我错在哪里呀?”

华岗来报社前,在国民党监狱里被折磨了五年,身患多种疾病。刚出狱,就带病投入工作。报社的工作昼夜不停,非常繁忙,刚刚开始正常运转,取得一些成绩,却遭受王明的迫害,他几乎病倒了。

中共中央南方局成立后,华岗来到重庆。他在郊区租了一间房子,边养病,边写作。这时,周总理没有忘记他,有一天亲自来与华岗谈话,既有安慰又有鼓励,准备重新安排他的工作。但当总理了解到他的病情严重时,就让他暂时休养,等身体恢复后再工作。华岗从总理的谈话里感受到了领导的关心和爱护,他调整心态,安心养病。

1941年春,国民党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党中央指示采取“隐蔽精干”的策略。总理根据中央精神,决定派华岗到西康雅安,边隐蔽边做刘文辉的统战工作。

到达雅安后,华岗与刘文辉曾多次接触谈话,华岗提出希望,要他坚持抗战,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后退。这些谈话,帮助刘文辉明确了方向,增加了前进力量。

刘文辉请华岗到他办的军官训练班当政治教官,讲抗战形势,受到学员的欢迎。华岗还与刘文辉的女婿办起了《健康日报》,经常在报上发表文章,宣传抗战到底的主张。有一次,刘文辉见到周恩来说:“经过与华岗多次接触,已从与中共的一般联系,开始进入实际配合阶段。”他又提出建立电台,以便保持与中共上层的联系。

华岗在雅安工作了一年,1942年春天,总理调华岗到重庆,参加将要开始的整风运动。

教诲

华岗与我来到了重庆曾家岩50号,他立刻向总理汇报一年来的工作,我到另一房间里休息。这时邓大姐走进来,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敬爱的邓大姐,我又高兴,又激动。她笑容可掬地向我问长问短,怕我寂寞,找来了画报、杂志等给我看,随后也去听汇报了。过了一会,邓大姐来告诉我:“华岗正在向恩来同志汇报工作,十分精彩,你也一起去听听吧。”

我跟着邓大姐来到总理的办公室,第一次见到了崇敬的周总理。他神采奕奕,风度翩翩,两道浓眉下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我不由得想起同志们平时对总理的称赞:“他不但心灵美,外表也美,是个美男子。”

经华岗介绍,我同总理握手,向他问好。作为刚参加革命不久的青年人,我有些紧张,略显拘谨,脸也红了起来,不像华岗那样自然,和总理有说有笑的。

到中午吃饭时,我们四人一起来到食堂,邓大姐善解人意,她先为我盛了一碗米饭,满面春风地递到我手里,说:“来,小谈快吃饭吧!”又频频为我夹菜,总理也很亲切地与我交谈。看着他们和蔼的笑容,我的心情慢慢放松了,加入到愉快的谈话中去。从此,我见到总理和邓大姐就像见到亲人一样,再也不感到拘束了。

华岗汇报完工作的第二天,我们就来到红岩村。走进这个革命大家庭,我无比欣喜,在这里学习和工作,度过了一段终身难忘的岁月。

不久,整风运动开始了,我们在总理和董老的领导下听报告、自学文件,有时听专题讲座等,联系实际的思想、工作,检查缺点错误、自我改造。我和同志们一样,改造思想、提高认识,思想进了一大步,感到自己更加充实了,内心无比幸福。

有的同志说:“华岗有胆识,有魄力,看问题敏锐。”华岗有这样的长处,我认为也是与党、总理对他一贯培养教育分不开的。

关怀

总理对待同志们的关心、爱护不仅在政治上、工作上,在健康、生活方面也是如此。

当时在红岩工作的共有一百多人,敌人为了封锁我们,不让自由活动。总理在日理万机中,提出同志们要重视身心健康,业余时间要活跃起来,要有体育锻炼,文娱活动,于是,同志们开辟了一个小篮球场、救亡室,每天晚饭以后开展乒乓球、棋类、歌咏等活动,荣高棠同志教我们唱革命歌曲。到了周末晚上,不是扭秧歌就是跳交谊舞,每次都是总理和邓大姐首先带头跳起来,然后大家也都欢快地加入。

有一次,舞会快结束时,邓大姐发现华岗、许涤新等未来,就说:“小谈,快去把华岗拉来,阿方(即方卓芬,许涤新夫人),把涤新叫来。”他们被叫来以后,总理温和地批评说:“不会休息,就不会工作,一天到晚关在屋里搞研究,会成为书呆子的,也会影响健康。”

记得有一次过三八妇女节,在邓大姐的倡议下,评选红岩的“模范夫妻”。因为当时有少数夫妻感情不和,经常吵架,邓大姐发现了这个问题,想帮助解决。她首先讲话,勉励大家“为了共同的革命目标,夫妻之间应该互助互爱,关心体贴,不要对一些小事过分计较”。大家也一致评选总理、邓大姐为模范夫妻,因为他们婚后十余年来感情非常深厚,这一光荣称号对他俩是当之无愧的,也为其他同志树立了很好的榜样。从此,夫妻吵架的事大大减少了。

在红岩,华岗身体一直不好,总理特意安排他住在休养所,还有两个青年也住在此。他俩爱好唱歌,经常引吭高歌,午休时也在唱,吵得华岗不能休息,也不能静心写作。总理知道后,严肃地批评了他们,并且警告:“如再不改,就要关禁闭。”

红岩整风结束后,总理和董老认为华岗在西康做刘文辉统战工作取得了经验,决定安排他到昆明去做龙云的工作,并指示:“对昆明的民主运动,文化教育界、青年学生运动,要积极开展起来。”

思念

华岗到昆明后,除做龙云的统战工作,还与周新民一起主动结识了吴晗、费孝通等进步教授,和周新民一同倡导、创办“西南文化研究所”,把文化界人士组织起来,帮助有影响的知识分子了解当前形势和中共的主张。

当时有些人(包括党内的同志)怀疑,认为像闻一多这样的知识分子,他早年站在新月派一边,又信奉过国家主义,到了昆明只埋头经史、楚辞的研究,是否能和我们站在一起?

就这个问题,华岗请示了总理,并将总理的指示给大家看。总理指出:“像闻一多这样的知识分子,对国民党腐败政府的统治是不满的,他们也在探索、找出路。而且他在学术界、青年学生中还是有着广泛的社会联系和影响,所以应该争取和团结他们。”

有一天,一位和闻一多熟识的教授问他:“有位中共方面的朋友想见你,怎么样?”闻一多立即回答:“热烈欢迎!”

此后,华岗与闻一多有了多次开诚布公的促膝长谈,使他从长期的苦闷徘徊中,找到了光明,看到了希望。

以上是20世纪40年代的回忆,我再谈一点新中国成立后的事情吧。

新中国成立初期,周总理亲自安排华岗到山东大学工作。他不负总理的重托,信心百倍地要把山东大学办好。短短的五年时间,学校的工作就很有起色,受到广大师生的欢迎和社会各界的好评。

华岗身体虽然不好,却不肯休息,一直带病坚持工作,日夜操劳。

1954年冬天,他去北京开会见到周总理,总理了解到他的病情,再三劝他在北京休养一段时间,最后华岗总算接受了劝告。总理还将自己的一件皮大衣给华岗披上,并安排他到颐和园供总理休息的别墅去住。总理对华岗如此爱护,使他感动得无以言表。

总理的一生鞠躬尽瘁,心中盛满了对人民对同志的爱。我虽已是垂暮老人,仍按捺不住对他的崇敬之情,写下几个具体事例,也只不过是他宏如瀚海一生中的几朵小小的浪花。


重庆党史微信公众号

重庆党史网版权所有.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人民路252号 邮编:400015
渝ICP备11000637号-3 技术支持:华龙网

您是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