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刘亚楼与王良的战友情

2020-03-30 13:21:32来源:红岩春秋



刘克洪


刘亚楼,福建省武平县人,开国上将,新中国首任空军司令员。1929年参加革命,1930年至1932年6月,先后在红4军中担任第3纵队8支队政治委员、第12师35团政治委员、第11师政治委员等职。其间,重庆綦江籍将领王良在红4军中先后任第1纵队司令员、第11师师长、红4军军长等职。

在两年多的革命斗争中,刘亚楼作为王良的战友和部下,一直在王良的领导下征战,并与其结下深厚的革命情谊。

王良请刘亚楼进馆子

1910年4月,刘亚楼出生在武平县湘店乡大洋泉村一个贫苦家庭。母亲生他时因受寒身染大病,两天后便离开了人世。父亲深感无力抚养,便将他送给了当地一个铁匠。

1929年2月初,王良率部随红4军主力首次进军武平县,在当地开展宣传和发动群众工作,推动土地革命运动开展。19岁的刘亚楼受此影响,踊跃报名参加了农民协会。6月,他参加游击队。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0年6月,红4军主力第二次进入武平。王良在毛泽东、朱德的领导下,广泛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深入开展土地革命斗争,建立各级红色政权。这段时间前后,刘亚楼先是担任闽西游击队排长,不久进入红4军随营学校学习,并担任学员班长。

从黄埔军校毕业的王良,有时也到随营学校上课。刘亚楼对王良逐渐了解熟悉。通过学习,刘亚楼的军事素养有了很大提高,仅在随营学校学习不到四个月就毕业了,后被安排到红12军当连长。

不久,红军建制调整,刘亚楼所部编入红4军,他先后担任红4军第3纵队8支队政治委员、第12师35团政治委员、第11师政治委员等职,直接在王良领导下工作。

1930年7月底,红军第一次攻打湖南长沙后,王良率部经株洲撤退,刘亚楼、杨成武(是年3月编入红4军第3纵队,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与其同行。王良作为参军几年的老兵,身上却只有几角钱。他看见刘亚楼和杨成武饥饿疲惫的样子,便热情邀请二人进馆子吃饭。

这是刘亚楼第一次进馆子。他后来回忆,这辈子进馆子吃饭,印象最深的大概要算这一次了。

刘亚楼从鬼门关拉回来

刘亚楼参加红军后,就立下了“死打硬拼,身先士卒”的座右铭。每次作战,他都冲锋在前、勇猛善战。从参军到1932年6月,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他从连长升到了师政委。

这一时期,刘亚楼也曾多次负伤,但他从不畏惧。有一次,他被送进了棺材,是王良、张赤男等人把他抬了出来。这件事发生在1931年第二次反“围剿”期间。

当时,面对敌强我弱的态势,红军在毛泽东、朱德的指挥下,采取“避敌主力,打其虚弱,乘胜追歼”方针,避开了国民党主力,让敌人深入赣南,使其无用武之地。在人民群众的支援下,红军由江西兴国向富田突破,先打弱敌,再各个击破,半个月横扫700余里,共歼灭国民党军3万多人,缴枪2万余支,巩固和扩大了中央苏区。

此次作战,王良、刘亚楼率部连打三次恶战。特别是在黄陂战斗中,刘亚楼部和兄弟部队与敌恶战两小时,才占领了黄陂。然而,刘亚楼不幸腿部中弹,流血过多昏死过去。

卫生队随即将他抬下战场,进行包扎抢救。他醒来后,不顾伤痛,跳下担架,又提枪返回战场。激战持续,部队的子弹打光了,刘亚楼便指挥战士们用石块、木棍和一切可利用的东西与敌人搏斗。战后,由于第11师伤亡很大,只得与第12师合并,番号仍是第11师。王良担任师长,张赤男任政委,刘亚楼改任第11师32团政委,向玉成任团长。

不久,红军主力转移到宁都、石城一带,王良、刘亚楼等一面让部队休整,一面扫清根据地内的残余据点。在石城战斗中,32团面临强敌,刘亚楼和向玉成率部与敌拼杀。由于战士们一天一夜没有吃饭,加之疲劳作战,又饥又饿,个个精疲力竭。另外,敌人施放毒气,致使部队伤亡很大。刘亚楼身先士卒,战斗在最前线,他的头部、胸口、腿部都受了枪伤,已经气息奄奄。因伤势严重,卫生队将他抬下战场时,他四肢冰冷,口中没有了热气。向玉成只得派人弄来棺材,将他抬了进去。

王良、张赤男见刘亚楼被抬进棺材,十分悲痛,默默地站在旁边向战友作最后告别。此时,张赤男见刘亚楼的衣服有些褶皱,便弯腰整理。当他的手指碰触到刘亚楼的鼻孔时,竟感觉到有微微的气息,便兴奋地大叫:“刘亚楼没有死,快叫军医来抢救!”

这声大喊让王良等在场的战友为之一振,大家迅速将刘亚楼抬出棺材。刘亚楼经军医抢救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大禾圩凭吊王良

1932年6月13日,时任红4军军长的王良率部从福建回师赣南,途经武平县大禾圩时遭到“土围子”(土楼)里的敌人袭击,英勇牺牲,年仅27岁。

对于王良的牺牲,刘亚楼十分悲痛。1959年5月,刘亚楼回湘店探亲时,特地前往大禾圩凭吊战友。站在王良牺牲的地方,他的思绪仿佛回到了27年前那令人悲痛的一幕。

那天,王良得知部队遭到土围子里的地主武装拦击,心中十分焦急:如不迅速打掉这个土围子,将会影响回师赣南歼敌任务的完成。他与政委罗瑞卿、参谋长粟裕一道,在侦察连长的引导下,前往侦察地形,不幸中弹。临终前,王良从怀里掏出珍藏的怀表和钢笔,转交给罗瑞卿,嘱咐同志们要将革命进行到最后胜利。

王良牺牲后,红4军将士用担架抬着他的遗体,向会昌方向撤退。随后将他安葬在武平县与会昌县交界的乌鸦泊(今永隆)。

刘亚楼赶到乌鸦泊参加葬礼时,罗瑞卿、粟裕正站在青山上。罗瑞卿告诉刘亚楼,他和王良、粟裕在离土围子很近的一间破房子里观察敌情,王良脖子上挂着一个望远镜靠前站着,敌人突然打来两发冷枪,王良英勇牺牲。站在罗瑞卿侧后的特务连长也当场牺牲。“也怪我们太小看了这些地主武装,没有很好地隐蔽。”粟裕补充介绍道,话语带着几分自责。

如今,在王良牺牲的地方,人们立起了石碑。每逢清明扫墓时节,大家都纷纷前来祭扫,以此表达对烈士的深切怀念之情。

编辑/杨洋


重庆党史微信公众号

重庆党史网版权所有.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人民路252号 邮编:400015
渝ICP备11000637号-3 技术支持:华龙网

您是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