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一份珍贵文献背后的真实历史

2019-01-18 16:23:38来源:重庆党史网



这是一份有关重庆早期党团地委活动的重要文献。

在这些粗糙、泛黄的毛边纸上,记载了80年前重庆党团地委召开的一次民主生活会的详细情况。这次民主生活会,主要是为了解决当时担任中共重庆地委学委书记的杨洵与重庆团地委书记童庸生之间的矛盾。

杨、童之间的矛盾并非实质性、原则性的分歧。起因仅仅是为了刊发团地委的一则招生广告,进而发展到对一些实际工作的争论。此事虽小,但党团地委认为,若不及时消除两人之间的误会,将会影响整个组织的团结和战斗力。

这次民主生活会本来早就要开,因为工作繁忙,成员不齐,延至1926年4月15日才得以举行。

还是在二府衙70号杨闇公家的底楼,那间不大的昏暗的屋子里,在油漆剥落的木桌旁,重庆党团地委的10位主要负责人杨闇公、冉钧、童庸生、程秉渊、杨洵、张锡畴、李嘉仲、喻凌翔、刘成辉、吴鸿逊,秘密举行了中共重庆地委建立以来的第一次民主生活会。

会议的主持者是28岁、风华正茂的地委书记杨闇公。这位面容清雅的四川党组织的主要领导人,平易近人,话语和蔼。他要求大家直接了当,“将经过的事实说出来,加以批评,以免因一点小事,防害团体工作的进行”。

杨洵首先陈述在工作中与童庸生的误会之点,表示诚恳接受同志们的批评与帮助。童庸生针对杨洵所提问题作了详细解释和答复,也表示愿意接受帮助和批评。

接着,与会同志提供事实,澄清误会,展开了严肃的批评。

批评是毫不留情的。

在这份会议记录中,我们随处可见这样的句子:

比如批评杨洵同志说:

“杨洵同志有高等党员的气概,这次的误会全是你自已疑心生出来的,不应因对个人的误会不信任团体。”

“杨洵对工作简直不努力,不明了团体与个人的关系。”

“杨洵个性强烈,小资产阶级心理太甚。观察事物真伪不彻底。”

“杨洵有选择工作的毛病,自信太强,疑心太多。”

又比如批评童庸生同志说:

“庸生个性甚强,批评同志甚至于漫骂,故很容易引起误会。”

“庸生有左倾幼稚病。”

“庸生考查事实不精细”。

“庸生性急燥,多感情用事。”

……     ……

这些尖酸刻薄的话语,恐怕今天的一些党员也难以接受。尽管会议记录者没有给我们描绘与会者、特别是受到批评的童庸生和杨洵同志的神态。但是,几乎在每个同志批评结束以后,记录者都不厌其烦地写下“童杨接受”或“接受”的字样。

我们完全可以想象,无论是曾经赴法勤工俭学、为创办重庆中法学校尽心尽力的杨洵,还是被称为重庆党团组织的优秀领导者、具有披荆斩棘精神的童庸生,他们对于同志们的真诚批评都是心悦诚服的。没有责怪,没有迁怒,更没有申辩,唯有洗耳恭听,对照检查,深刻反省。

后来的事实证明,重庆党团地委的这次民主生活会,不仅仅教育和帮助了杨洵、童庸生两人,它还使所有与会者都受到了一次深刻的思想教育。与会的这批革命精英,通过实际斗争的锻炼,都成长为大革命时期四川和重庆人民革命斗争的坚强领导核心,杨闇公、童庸生和杨洵,最后都舍生取义,为革命奉献自己的宝贵生命,是四川和重庆革命斗争上著名的革命烈士。因此,见证了他们光辉人格和坚强党性的这份文献,就显得尤为珍贵。


撰写人:陈全 简奕


重庆党史微信公众号

重庆党史网版权所有.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人民路252号 邮编:400015 电话:023-63898542
渝ICP备11000637号-3 技术支持:华龙网

您是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