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从偷吃“禁果”开始的商业“四放开”改革

2018-02-05 10:20:04来源:重庆党史网

 

 

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  田姝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改革开放的大潮汹涌澎湃,重庆率先在国(营)合(作社)商业企业推行经营、价格、分配、用工“四放开”试点,为探索流通领域的改革作出有益尝试,获得国务院体改委的充分肯定,并向全国推广。

1983年凭票供应体制逐步取消后,自由买卖便把封闭式商品流通体系捅开了一道口子,曾经凭借着“垄断地位”风光无限的国合商店被挤到了市场的边缘。其实多年来,国合商业已经形成了一个固定模式:指定的“婆婆”进货,指定的价格卖出,在指定的范围内经营,不得越雷池半步。这些“规矩”像铜墙铁壁一样封闭了经营之路。

到了1990年,全国的国合商业普遍出现亏损,经营十分困难,重庆也不例外。面对困境,远离重庆市区的巴县青木关供销社的社员们再也坐不住了。眼看着门可罗雀的柜台,半年亏损几个亿,他们合计着咋不能像个体户那样干,闯出一条活路来呢?

几天后,三个采购员大清早便搭车直奔城里的交易市场。他们一次性购进六七个品种的书包,按照高出进价,却低于个体户卖价的价格陈列在供销社的柜台里,很快便吸引来了不少顾客。运气好的是正巧碰上赶集,居然几天时间全部售罄。这一进一出硬是把生意给做活了,更令人欣慰的是,以前被个体户吸引走的大批顾客又回来了,供销社又热闹起来了。

一不做,二不休。“商店经营权、固定价格、固定收入分配”等雷也打不动的规矩,在青木关供销社被取消了。他们甚至制订出最少三人同行进货的制度:一人选货,一人记账付款,一人看守货物,然后三人在“白条”上签字画押,财务人员凭此做账。就这样,他们瞒着地方政府偷偷自己进货定价进行销售,一个月下来居然毛利率增长了不少。

一石激起千层浪。青木关供销社这一偷吃“禁果”的行为很快被相邻的供销社知晓。于是,他们纷纷效仿,自行寻找进货渠道,用以填补亏损。变革就这样暗流涌动地开始了。

不久,事情终于还是被捅了出来。在当年9月召开的市财贸会上,原巴县副县长牟启源汇报了青木关供销社的事,顿时引起不小的震动。虽然他们的做法收到了明显效果,也可以说是对刹住市场滑坡势头闯出了一条新路,但政府没有确认,合理不合法,而且这条路能否走得通走得稳,当时谁也说不清。好在重庆的市领导已经发现并悄悄记下了这个好苗头。

会议之后,时任重庆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和常务副市长的张文彬一面让秘书捎信给青木关供销社:胆子大一些,步伐快一点;一面着手组织市政府考察团年底赴沿海经济特区学习先进经验。

广州、深圳、珠海……白天考察企事业单位,晚上视察夜市,18天急行军似的考察让大家渐渐打开了眼界和思路。说来还真有几分惭愧,特区搞了十年,作为全国第一个经济体制综合改革试点城市的重庆,居然绝大多数局长竟没有到过特区。思想的保守、眼光的狭隘必然有碍改革的步伐。而这次的考察犹如春风扑面,提神清脑。一路的思考,一路的争论,大家脑洞大开,不断碰撞出智慧的火花。

最后一站是厦门。在厦门市政府迎宾馆召开的总结会上,张文彬副市长广纳建议,结合沿海地区和内陆腹地的实际情况,把青木关供销社创造的“进货渠道、价格、分配”三个方面的放开补充完善为“经营、价格、用工、分配”四个方面的放开。

“经营放开”使企业获得了更大的经营自主权,企业在国家宏观调控下,依靠产业政策和市场导向,自主决定经营范围,依法纳税。“价格放开”把企业推向市场,企业根据市场需求和价值规律的调节作用灵活作价。“用工放开”在企业内部实行全员合同制,干部聘任制,内部待业制,运用竞争机制,打破“铁饭碗”。“分配放开”根据企业和职工经营好坏、效益高低、服务优劣、贡献大小等分配工资奖金,奖勤罚懒,消除平均主义,不吃“大锅饭”。就这样,考察团从沿海回到重庆之后,“四放开”改革即刻从酝酿付诸实施。

19911月,在长江大桥南桥头的南坪工贸大厦21楼会议室里,张文彬副市长代表市政府在全市财贸会议上宣布:重庆的国合商业实行“四放开”,11家从全市遴选出来的企业率先试点,充当改革的马前卒。

 

 
1991年10月,重庆市人大财经委员会视察商业“四放开”改革简报
 
 
 

“四放开”改革的消息犹如一块巨石落水,顷刻间激起万丈波涛。一时间,各种议论、矛盾冲突蜂拥而至。一些商业部门的领导怕出乱子,怕担风险,不敢前进一步。有的区、县长思前想后,犹豫不决。甚至还有部门指责“越轨”、“侵权”,要求马上“纠偏”……重庆市场的上空阴云密布。

尽管面对新生事物,人们往往都有一个徘徊、观望的过程。但是,大多数国合商业企业已经看到了希望。重庆南坪商业大楼乘着“四放开”的东风,根据企业的自身优势,及时调整经营方针,改过去“狠抓零售,发展批发,巩固联营”为“扩大批发,确保零售,发展联营,批零并重,规模经营”。并根据市场情况,适时对批发经营结构进行了调整,采取扩大家电,发展针纺、钟表、百货,缩小五金,砍掉副食和小食品的措施,形成了以家电为龙头的批发经营体系,大大提高了效益。

重庆市五金机械批发公司体会到了一种解开绳索放开手脚的感觉。价格放开后,有位教师看见商场的阿里斯顿冰箱比较便宜,但又与其他商场相差不大,有些犹豫是否购买,商场家电部主任得知他的购买数量较大,便当即表示每台还可以下浮30元,顾客很高兴地买走了五台冰箱。                                

重庆市沙坪坝区双碑贸易公司用工分配放开后,职工面貌发生了可喜变化。以前公司营业员中有“二怕二争”,即“怕外出摆摊辛苦,怕旺季太忙太累;争着休息星期天,争着下午梭晚班”。自从实行联销计酬后,居然出现了“二争三主动”的现象,即星期天业务好争着上班,下午生意忙争着上班;淡季太闲主动出摊,节假日顾客多主动设摊,主动为顾客送货上门。过去调动工作常常有人以“我干不了”而不服从,签订“三制三岗”合同后,即固定工实行合同制、干部聘用制、内部待业制及根据表现实行上岗、试岗、待岗,现在安排工作再没有不服从的事情发生了。                                                                                                                                                                                                                                                                                                                                                                                                                                                                                                                              

各种新气象在试点企业正悄悄地经历着由量到质的蝶变。为了让改革的路走得更顺畅,重庆市委、市政府的一系列会议决定把“四放开”列入深化改革的重点工作。4月以后,“四放开”改革从试点阶段向全市逐步全面铺开。与之配套的城市改革也势在必行,包括整顿政府部门的工作作风等,也唯有如此才能建立起新型的政企关系。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四放开”已不单纯是重庆商业企业内部的一项改革,而是一场将市场机制引入城市经济管理的大变革,带动各部门从思想观念到具体操作都遵照经济规律办事。

转眼间,已是一年金秋季。经过多方努力,重庆推行“四放开”的商、供企业已经达到80%,真可谓是硕果累累的大丰收。随着媒体的各种宣传报道,这项改革在全国也逐渐引起很大反响。许多省市的同志纷纷到重庆来学习,国家体改委和商业部也派人进行了专门的考察,充分肯定重庆的做法,认为此举为全国商业改革带了一个好头,推动了商业改革向纵深发展。

 

1991年11月,“全国搞好国合商业座谈会”在重庆召开

 

11月,“全国搞好国合商业座谈会”在重庆隆重举行。会议由商业部部长胡平亲自主持。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的田纪云在会上说,重庆能够把“四放开”首先在四川打响,在全国也能够放上一炮,使全国的商业改革有所突破,就是立了一大功。尤其是在没有路的情况下,重庆走出了一条路,这对全国的改革是一大贡献!

 

1991年11月,商业部长胡平题词

 

顿时,会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由此,重庆商业“四放开”改革的星星之火成燎原之势燃遍祖国大江南北。胡平部长在欣喜之余还专门题词盛赞此项改革:“首开贾苑一枝花,迎来神州春满园。”

 

 

 

 

 

 

 

 

 

重庆党史微信公众号

重庆党史网版权所有.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人民路252号 邮编:400015 电话:023-63898542
渝ICP备11000637号-3 技术支持:华龙网

您是第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