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战斗在农村的地下党员刘家国

2017-06-29 19:27:35来源:重庆党史网

 

陈朝权魏全红

 

19001975

刘家国,又名刘治平,1900年出生于四川省荣昌县协和乡(今重庆市荣昌区古昌镇)七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少年时只读过4年私塾,稍长即帮助父母种田干活,备受封建势力、地主阶级压迫剥削之苦,渴望翻身解放。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后,长期战斗在农村,无论是在白色恐怖的地下时期,还是在匪特猖狂的年月,他都始终坚定信念,一心向党,对党对人民忠心耿耿,他的高尚品德值得人们永远怀念。

走上革命道路

1927年,刘家国为了生计在荣昌屠工小学当工友。当时的屠工小学是由共产党员谢用昭任校长,他聘用的教师中,有许多是共产党员,还有一些是有新思维、新思想的人。这所小学宣传三民主义、反对帝国主义、打倒贪官污吏和土豪劣绅,实行耕者有其田,刘家国对此很感兴趣。这样的氛围,让刘家国明白了一个道理:穷苦百姓要幸福,劳动人民必须当家作主。1929年,刘家国自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在党的领导下,他积极发动和带领群众,与当时的反动势力作斗争。

1929年,大旱欠收,国民党反动派政府对农民横征暴敛,敲骨吸髓,苛捐杂税多如牛毛。挣扎在死亡线上的农民,要求减轻捐税负担。反动政府不顾群众死活,天天派人追交,逼得群众倾家荡产,背井离乡。

为了争取生存,刘家国发动100多名农民上街游行请愿,要求减免部分捐税。但征税员态度傲慢,恶言相向,刘家国等人非常气愤,将征税员痛打一顿。乡长见众怒难平,急忙出面劝解,答应免征屠宰税半个月,为农民减轻了负担。

19308月,荣昌县委为纪念南昌起义,决定扩大宣传,在县城内贴标语、散传单。那时在屠工小学当工友的刘家国被分配去最危险的县政府贴标语,他愉快地接受了这一任务。

他奉命之后,经过周密筹划,利用与征收处杂役郭前元的交情,在一个初冬的晚上,挑着空粪桶大摇大摆地进了征收处,并把粪桶放在事先侦察好的征收处前门内的花树丛中。

由于常常到郭前元那儿聊天,所以刘家国对征收处师爷们的生活习惯弄得清清楚楚。知道他们每天晚饭后要打牌,而且都要打到下半夜才匆匆入睡。刘家国在天刚黑的时候,就到了郭前元的寝室与郭前元摆龙门阵。大约10点钟左右,师爷们叫郭前元出街买宵夜,刘家国趁机对郭前元说自己先走一步,于是走出房门钻进树丛中隐藏起来,待郭前元买完东西,关门睡下,才从树丛中小心翼翼地走出来,到屋檐下躲避霜雾。

三更过去了,师爷们才收拾牌局入睡。这时刘家国走出征收处,在县衙门大堂内贴好6幅标语,正准备进入二堂时,大堂左侧内的卫兵刚好持枪去大门口换班,刘家国机警地伏在地上,黑暗中未被发现。等他们换班完毕,刘家国看准时机,进入县衙二堂,贴好标语。等他绕道进入征收处时,城门已打响五更,各处挑粪便和潲水的人,都陆续从大门进来了。刘家国赶紧从征收处前门内的花树丛中拿出事先藏好的粪桶,在厨房里倒了些潲水,挑在肩上不慌不忙地走出县衙大门。

当人们发现县衙大堂和二堂都出现了“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封建军阀、打倒贪官污吏、穷人要活命”等标语,急忙向县太爷禀报。县太爷大骂警察局长、保安队长玩忽职守,要他们在10天之内破获共党组织,把共产党员统统抓起来,一律枪毙,否则撤职严办。

此事发生后,一方面惊醒了反动统治者的美梦,另一方面也使荣昌的穷苦百姓看见了新的曙光。街头巷尾议论纷纷,有些人竟把共产党员说成是能飞檐走壁,来无影、去无踪的剑仙侠客,谁也不知道此事是刘家国所为。

对党赤胆忠心

19345月,原地下党荣昌县委书记钟兆群投敌叛变,充当内江县清共委员会事务主任。他向国民党政权交出地下党组织的成员名单,国民党政府派他到荣昌来逼迫地下党员登记自首。在白色恐怖下,当时县委书记刘光明急忙召开党员会,研究如何自首。

会上,刘家国愤怒地批判了刘光明的动摇思想,并表态说:“菜刀有一把,依照我的脾气,干脆把他(钟兆群)砍死”。第二天,钟兆群领着反动武装人员到协和逼降,刘光明自首,一些经不起考验的动摇分子也陆续变节,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刘家国同组织失去联系,处境艰难,随时都有被捕的可能。

危难之际,邻县大足地下党员周司和来荣昌找他,二人商量后决定去泸县寻找党的上级组织。因荣昌党组组原属川东省委领导,省委迁成都后,才改由泸县中心县委领导。临行前刘家国满怀信心地对妻子说:“我走了,你把娃儿带着,穷人自有出头的一天”。他们白天在泸县的大街小巷里穿梭,晚上就住在破庙里,希望在茫茫人海中能找到那些曾经熟悉的身影。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在泸县找到党组织的希望变得渺茫。一天,刘家国上街买米,在街上偶然听说红军长征路过遵义,于是他顾不上买米,气喘吁吁地跑回破庙对周司和说:“我们到贵州去,那里一定能找到党”。抱着这个坚定的信念,他们从泸县起程辗转来到贵州遵义县。几天过去了,他们盘缠用光,衣物卖尽,生活已陷入绝境。但他们还是不动摇、不灰心,心里始终怀着那个坚定的希望,没有钱就去下苦力,挑煤卖。对他们而言,只要能找到党,再累都不怕。

一天,周司和送煤去遵义县衙门口李祝三家中,看见他女儿李小侠(进步青年,红军长征到遵义时任革命委员会委员,后随红军参加黔北游击队,当时在遵义女中读书,是遵义“文学研究会”负责人之一,陈云同志的《随军西行见闻录》中对她作过记述)在阅读进步书籍《屠场》。周司和激动得声音都变了,颤抖着嗓音对李小侠说:“我们是同一条战线中的人”。李小侠立即将这个情况报告遵义进步青年组织总负责人谢树中。谢树中通过交谈与调查了解,确认了刘家国和周司和的身份,在遵义他们终于与党组织接上了关系。

谢树中为帮助周司和、刘家国解决生计问题,要李小侠向她的父亲推荐,将周司和留在衙门当誊写,李祝三同意了。刘家国继续下苦力谋生。就这样,二人找到了落脚之处。

在遵义找到落脚点和活动阵地之后,刘家国想到荣昌还有一部分意志坚定,处境险恶的同志急需逃离虎口,6月初他又千里迢迢,从遵义冒险赶回荣昌,秘密地将翁乾盛等接去遵义。

为维持生计,他们历尽艰辛,帮人筑墙建房,只要是能填饱肚子,什么活都干。后来老蒲场修机场,急需大批劳力,刘家国又带领翁乾盛等去机场干活。谁料想没多久民工中疫病流行,刘家国、翁乾盛都感染了伤寒病。翁乾盛得病没几天就客死异乡,临终时他还对刘家国说:“革命胜利了,给我留个名”,刘家国怀着悲痛的心情将战友安葬。

由于过度悲伤劳累,刘家国瘦得皮包骨头,机场也不要他再去干活了,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他只好拖着病体回家。他的胞弟叛徒刘家和得知刘家国回家了,急忙跑去劝降。刘家国严厉警告他:“你再说,我两锄头挖死你”,吓得刘家和抱头鼠窜。

1935年初,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遵义,刘家国闻讯欢欣鼓舞,立即同共青团员戴廷赓赶去遵义。待他们赶到遵义时,红军已经离开。先期同他去贵州的周司和、进步组织负责人李小侠等也都随红军走了。刘家国三次去遵义未找到党,但他找党的决心丝毫不动摇。第三次从遵义回到荣昌,他又同荣昌共产党员谢用昭商量继续找寻党的办法。谢用昭说:“我拿几块钱给你,你去大足龙水镇买点小五金,扮成小贩,再去泸县找中心县委”。刘家国从龙水镇买好一挑刀、剪等小五金后,急忙起程去泸县,在那里成天大街小巷转,希望能找到相识的同志,但转来转去始终未找到,第二次去泸县寻找党组织的希望又落空了。

何惧血雨腥风

1936年“西安事变”后,刘家国找谢用昭商量,打算去延安。谢用昭说:“去延安路途遥远,路径不熟,路费缺乏,怎么行嘛”,于是只好作罢。抗日战争时期,刘家国听说重庆设有八路军办事处,他又同谢用昭去重庆找党,办事处的同志热情接待了他们。当时正处在抗日战争紧要关头,敌机经常狂轰滥炸,许多机关、学校都疏散下乡,鉴于此,办事处的同志对他们说:“你们的来意是好的,现敌机天天轰炸,国民党特务又严密监视我们,你们回到群众中去,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组织会来找你们的。”

从此,刘家国在家种田,并为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有时他化装成游方道人,走乡串户,用讲圣谕的方式,向群众宣传惩恶扬善,反对贪官污吏、抗日救国等思想。如有农民去世,他又利用做祭文追述死者生平的办法,控诉不合理的旧社会。祭文中述说死者生前如何累死累活勤劳苦作,结果一辈子欠债,一辈子受气,吃不饱,穿不暖,病了无钱医,死了无地埋等等,以此启发农民的阶级觉悟。

1947年,他在协和乡七村以办土地会的名义发展农协会员,每次办会他都向农民弟兄宣传:为啥农民种田没有吃?为啥老板肩不挑手不提却吃不完?就是因为他们有地我们没有地,办起农协会,有事大家互相帮助,耕者有其田。农民听说有这些好处,先后参加者有七八十人,解放后这批农协会员积极投入接管工作和征粮剿匪,有的还成了国家干部。

1948年,刘家国采取软拖硬抗的办法,拒不交租。他佃甘姓大地主田120多挑,地主逼他交租,他就找地主算帐:“我交了多少押头,每年多少利,几年共多少,两数相抵,欠不了多少,今年收成不好,求老板高抬贵手,明年一齐交”。地主气急败坏地狂叫,要把他关起来,刘家国说:“你把我关起更拿不到谷子交租,不关我还可以慢慢想办法借拨一点,弄得地主进退两难。

1949年上半年,地下党中共荣昌县委决定恢复刘家国党籍,派石建维传达决定,后因故未能联系上。但刘家国没有为此消沉,他对党仍然忠心耿耿。临近解放时各乡、保组织所谓的守夜自卫队,实际是地主和旧乡人员为掌控民间武装对抗新生的人民政权,刘家国将计就计,利用各种关系,把贫苦农民中的积极分子安排进去,从而掌握了部分武装。

1949127日荣昌解放,随军南下地方工作人员到达荣昌。他立即去报到,要求开展新的工作。县委安排他协助接管协和乡公所,参加征粮。这时,一部分坚持反共反人民的国民党伪军政人员和反动地主,密谋策划组织土匪暴乱,企图破坏征粮和政权建设。1950130日,刘家国获悉协和等地土匪即将暴乱的消息后,立即向征粮负责同志报告,要其转报县委。县委获悉后立即决定将分散在荣隆、临江、协和等乡工作人员集中到仁义。22日土匪果然暴乱,避免了我工作人员的牺牲。12日,他以原农协会员为骨干,组织农民武装数十人接管协和乡公所。13日,他召集伪保甲长开会,宣传人民政府政策法令,指明出路,要他们协助政府努力完成征粮任务,对稳定伪保甲人员起到了一定作用。

1950224日,刘家国同李宗坤一道深入匪巢捉拿了土匪头子李洪良,土匪怀恨在心,疯狂反扑。26日,大批土匪集结协和乡,烧毁街上民房10余间。刘家国带领农民武装和征粮队人员一起撤到高柏树大房子坚持战斗,土匪对刘家国更加仇恨,于是将刘家国的妻子和一个儿子抓走枪杀,并放火烧了他家的房屋。在这危急关头,保安乡武装队打退了土匪的围攻,接走刘家国所带领的全部人员,并把他们编入区武装队。

刘家国遭此不幸之后,将两个年龄较大的儿子带在身边,继续参加剿匪征粮斗争。每次队伍出发,他总是走在前头;每逢赶集,他就在街头宣传党的剿匪、征粮政策,批判各种谣言。他还开办农训班,启发群众觉悟。区农协成立时,刘家国任主席,继续为党工作。

19755月,刘家国去逝。

(作者单位:荣昌区委党史地方志办公室)

重庆党史微信公众号

重庆党史网版权所有.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人民路252号 邮编:400015 电话:023-63898542
渝ICP备11000637号-3 技术支持:华龙网

您是第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