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发动“顺泸起义”,探索独立领导武装斗争新途径

2017-06-02 13:59:23来源:重庆党史网

 

就在重庆地委领导四川和重庆人民蓬勃开展反帝反封建斗争的高潮中,国民革命军顺利实施北伐,革命风暴迅速从珠江流域推进到长江流域。

对于四川和重庆在配合北伐进军、巩固革命成果中的地位和作用,不仅重庆地委有深刻认识,而且中共中央和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也寄予厚望。19261月,吴玉章在广州出席国民党“二大”时,就结合四川的特点,分析四川在北伐战争中的重要地位,向国民党中央提出加强重庆工作的建议。北伐战争开始前,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主任邓演达要求左派临时省党部设法解除川军特别是军阀杨森对武汉的威胁,以支援北伐。鉴于重庆在政治和军事上的地位和作用,中共中央通过国民党中央委派朱德去杨森部任党代表,并选派数十名政工人员随去万县,改造杨森的部队。此外,中共北方区委亦派陈毅回川,由重庆地委安排从事军运工作。1926821,国民党中央又根据吴玉章提议,批准成立“四川特务委员会”,并委李筱亭、吴玉章、刘伯承为委员,专负川中军事工作之责。

在国共两党中央加强指导四川和重庆军事工作的同时,重庆地委从19267月起,将工作中心转到了策动川军倒向国民革命军方面,先后派人到顺庆、泸州、合川等处军阀部队开展工作,发展了驻守顺庆的秦汉三和驻守合川的黄慕颜为共产党员,争取到了驻守泸州的袁品文和驻守顺庆的杜伯乾对革命的支持。重庆地委在详细调查四川各派军阀实力和政治动向的基础上,于73向中共中央呈送了《四川各派军阀动态》、《四川军队调查表》两份报告。

根据这两份报告,重庆地委掌握的武力有:何光烈部驻顺庆的秦汉三旅2000余人枪、邓锡侯部驻合川的黄慕颜旅2000余人枪。此外,左倾的武力有:杨森部驻涪陵一带的郭汝栋师7000余人枪、向时俊师4000余人枪、刘湘部驻重庆附近的潘文华师3000余人枪、赖心辉部驻泸州的甘清明旅2000余人枪、何光烈部驻顺庆的杜绍如(伯乾)旅2000余人枪、刘文辉部冷寅东旅3000余人枪、刘重民旅3000余人枪,刘文辉部参谋长张学明等也是左倾军人。其中、郭汝栋、向时俊、潘文华均已加入国民党。

这些重要情况,为中共中央确定四川军事运动方针提供了依据。723,中共中央给重庆地委发来《致重庆信》,指示要借此机会极力扩大民众运动,派人进入军队做政治工作,提出“希望川军中发生一个左派军队,发生自己的武力”的明确要求。

重庆地委认真研究和贯彻中共中央的指示,积极筹备发动武装起义的各项工作,提出拟在泸州、顺庆、合川发动起义的初步计划。1926910,童庸生受重庆地委委派,在上海向中共中央汇报四川政治军事形势和主要工作,认为朱德、刘伯承可能形成自己的军事力量,“要扶起朱德、刘伯承造成一系军队”。中央根据童庸生的汇报,指示重庆地委,要利用现时一般军人左倾的机会“迅速扩大民众运动”,认为“在军事运动上,我们有发展自己武力之可能,亦有造成自己的一种局面之可能”;强调我们的军运当注意刘文辉及杨森部,尤其是杨森方面,因其所据地域握川省门户,极为重要;在刘文辉、邓锡侯、赖心辉等部下的左倾军队,当使他们各自在内部发生左派的结合,以促其首领左倾。中共中央对重庆地委的军运计划予以了原则性的支持和鼓励,并明确指出,刘湘绝对不可靠,必须排除在外。

根据中共中央的这一决策,重庆地委进一步加强军事工作,着手建立党领导的武装,以响应北伐进军,决定从军阀军队内部发动一部分左倾将领拖出部队起义,参加北伐。

1926928,杨闇公以左派临时省党部名义,在重庆秘密召集川军中12个左倾的师、旅长或其代表开会。会议着重商议了“响应北伐,会师武汉”事宜,会议还决定以“国民政府”名义向川军中旅长以上官佐发出革命鼓动函件。会后,重庆地委组织合川的黄慕颜,顺庆的秦汉三、杜伯乾,泸州的袁品文、陈兰亭、皮光泽等进步军人继续开会。会上,杨闇公正式宣布成立国民革命军川军各路总指挥部,决定在顺庆和泸州首先举行武装起义,并对起义的时间、方法和联络方式等作出了部署。会议公推刘伯承为总指挥,黄慕颜为副总指挥兼第一路司令,陈兰亭为第四路司令,袁品文为第五路司令,皮光泽计划为第六路司令。会后,各路起义指挥回防地听候命令。

192610月,北伐军挺进两湖,直捣武汉,革命形势一派大好。这时杨森部奉吴佩孚密令从万县、宜昌侧击武汉,北伐军左翼受到严重威胁,形势骤然紧张起来。1015,国民党中央在广州召开各省党部代表联席会,会议采纳吴玉章的建议,决定委派刘伯承以“国民党中央特派员”身份,回川筹划四川军运,推动四川军阀倾向国民革命,阻止杨森出兵东下威胁武汉。10月下旬,刘伯承从广州乘船抵上海,向中共中央汇报了广州方面的情况及川中军事近况,请求中央派人来川工作,支援即将发动的武装起义。中共中央在即派刘伯承、欧阳钦回川开展军运的同时,又速派20多人入川,并决定在重庆地委增设军事委员会,领导全川军事工作。

192611月初,刘伯承抵达重庆后,重庆地委即召开会议,传达中共中央关于在川组织武装暴动的最后决定,按照中央指示成立了以杨闇公为书记,朱德、刘伯承为委员的重庆地委军事委员会。这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成立最早的地方军委之一。

在重庆地委的直接领导下,制定了起义的具体计划:争取驻防顺庆和合川的秦、杜、黄3个旅首先起义,以顺庆为根据地,在川北站稳脚跟,随即发动驻防泸州的陈、袁两个旅起义,以相策应;然后,泸州起义部队进发到川北会合,扩编为6个师1个军,以刘伯承为军长,创建由重庆地委实际领导的武装力量;以后再根据实际发展情况,与西北国民革命军会合。起义部队用国民革命军番号,起义具体时间定在125

由于赖心辉、邓锡侯对所部将领倾向革命的行动有所觉察,计划对各部采取行动;也由于军阀之间的矛盾和争斗,起义没能按原定计划实施。121,泸州驻军赖心辉部陈兰亭、袁品文旅发动起义;3日,顺庆驻军何光烈部秦汉三、杜伯乾旅起义。

突然的变故,打乱了重庆地委对起义计划的组织实施,地委立即派陈毅前去泸州,刘伯承赶赴顺庆。刘伯承途经合川时,与黄慕颜共同发动了合川起义,并将队伍带到顺庆与秦汉三、杜伯乾部会合,召开誓师大会,刘伯承正式就任国民革命军川军各路总指挥,黄、秦、杜三人分任国民革命军川军第一、二、三路司令职。

“顺泸起义”极大地震动了四川军阀。刘文辉、邓锡侯为维护自己的势力范围,悍然调遣重兵将顺庆城团团围住,企图一举消灭起义军。面对敌强我弱的态势,刘伯承提出放弃顺庆,进攻绥定军阀刘存厚,待泸州起义军北上汇合,再整编入陕的建议。但因顺庆起义军中团长和营长们眷顾家小,不愿撤退。刘伯承只好改变作战方案,决定把起义部队向东转移到开江整顿待命。1222,经过与军阀部队苦战,顺庆撤出的起义部队分批到达开江,经数月休整后,辗转到达鄂西,参加了国民革命军第六军。

在顺庆起义军转战开江的同时,泸州起义军内部开始发生变化,拒不执行北赴顺庆的命令。19271月,重庆地委军委杨闇公、朱德、刘伯承在万县召开会议,为了统一指挥泸州起义军,会议决定派刘伯承前往泸州。1月中旬,刘伯承离万县经重庆赶到泸州。随即,在泸州建立国民革命军川军各路总指挥部。1927年“三三一惨案”发生后,刘伯承率起义军各路司令联名通电声讨刘湘、王陵基的反革命罪行,并于43在泸州小较场举行了有30000军民参加的声援大会。时值“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前夕,已与蒋介石相勾结的刘湘组织本部及刘文辉、赖心辉等部联军数万人,围攻泸州起义部队。512,被蒋介石反革命政权委任为国民革命军第五路总指挥的刘湘,通电讨伐泸州起义部队。

孤城泸州被围日久,起义部队外无援兵,弹尽粮绝,牺牲惨重。刘伯承被迫于516撤出泸州。轰轰烈烈的顺泸起义失败了。

“顺泸起义”是在国共合作的形势下,重庆地委根据中共中央指示,有计划、有组织发动的一次英勇的武装斗争;是除北伐主战场外,国内支援、配合北伐战争最重大的军事行动;也是大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人独立掌握革命武装,开展军事斗争的一次重要尝试,体现了重庆地委在大革命中特别是在军运工作上的独特成就。“顺泸起义”的组织和发动,在一定程度上牵制了川军东下,减轻了对武汉侧翼的威胁,为配合国民革命军顺利北伐,推翻北方封建军阀统治作出了重要贡献。由于处于年幼时期的党,缺乏武装斗争的经验,加上反革命力量过于强大,这次起义失败了。但它的革命实践,为以后党发动南昌起义,建立革命武装,独立自主地开展武装斗争锻炼了人才,提供了经验。起义的主要领导人和组织者朱德、刘伯承、陈毅等后来转移南昌,成为“八一起义”的重要领导人,参与了人民军队的缔造。

重庆党史微信公众号

重庆党史网版权所有.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人民路252号 邮编:400015 电话:023-63898542
渝ICP备11000637号-3 技术支持:华龙网

您是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