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镇反肃特

2017-06-02 13:36:18来源:重庆党史网

 

重庆曾经是国民党在西南的政治和军事中心,是国民党敌特组织的大本营。解放前夕,各地的反动势力在人民解放军的沉重打击下,纷纷麇集重庆,以作困兽之斗。仅特务组织即有“三层”(中央、西南、重庆)、“六套”(军统、中统、二厅、政工、宪特、杂特)。其外围组织还有在重庆各区的“社会服务队”,区下各保的“肃奸队”,工厂中的“劳工服务队”等等。国民党、民社党、青年党、三青团在重庆设立的市党(团)部、党(团)的区分部、区队、小队等有950多个。反动封建组织更为普遍,仅“一贯道”即有大小佛堂100余处。

在解放战争后期,人民解放军转入全面进攻时,1948年国民党“中统局”即由重庆派遣15名特务骨干分子到台湾“特种训练班”受训,妄图作为在重庆的“地下组织”骨干。1949年解放前夕,重庆警备司令部稽查处与“军统局川康区”又在重庆训练了一批特务分子。特务头子毛人凤、李修凯先后从台湾来到重庆,布置潜伏特务任务,提出了“化整为零”、“个人负责”、“单线领导”等行动方针,安排大批特务以文化、教育、工商、金融、宗教等多种职业掩护身份。国民党重庆市党部又令各区以保为单位建立“肃奸5人小组”(肃奸队)。与此同时,还从监狱释放1万多名刑事犯。国民党反动派企图作垂死挣扎的这些罪恶行径,加之国民党军溃败时留下的散兵游勇,构成了重庆市解放初期反革命分子活动猖獗、社会秩序混乱的根源。

市军管会成立后,先后发布了一系列文件、公告。如“关于禁止非法接管的布告”、“收缴非法武器电台办法的布告”、“关于蒋军溃散官兵的登记办法”、“关于着令解散非法党团组织的布告”、“关于着令解散蒋匪特务组织的布告”、“关于着令蒋匪宪兵登记的布告”和“关于颁布重庆市国民党特务人员申请悔过登记实施办法的布告”等。市军管会和市人民政府还通过报纸、广播、会议等多种手段宣传政策,发动心理攻势。尤其是针对当时社会治安的混乱现象,几次果断地采取措施,集中力量,有规模、有声势地进行打击,反革命分子的活动才得到有效遏制。

但反革命分子不甘心灭亡,仍作拼死反抗。在接管之际,潜伏的匪特分子有的勾结流氓、惯匪、散兵游勇进行猖狂破坏,仅194912月一个月内就发生破坏案件39起,盗案134起。有的改头换面,伪装地下党员、军事管制委员会的工作干部,到处招摇撞骗,或非法接管,或掠夺财产,并利用或伪造群众团体的名义,企图以合法地位进行阴谋活动。1950年元旦庆祝解放大游行时,就有160个“社团”报名,被政府否认而未能参加;223日,西南贸易部及西南军区后勤部合租的隆茂仓库被特务放火烧毁,损失物资价值180余亿元(旧币);反革命分子刘大申伪造解放军11军臂章、符号,冒充我军代表,接管了国民党海军江防舰队司令部和所属舰艇、机关全部官兵(内有26艘登陆艇),并接收了国民党11区自卫队全部武装以及各种军用物资。还有的张贴反动标语、散布谣言、抢劫、暗杀、放火、放毒、向哨兵打黑枪、破坏电线等,仅两个半月即发生抢劫案件140起。匪首张子南、郑宋仁等5人冒充检查户口,在市区抢劫5次;惯匪任自强在市中心公然行凶抢劫,并用手榴弹炸伤我军民10人。

现实情况证明,各种反动势力已向新生的人民政权发起猖狂反扑。面对反革命分子的破坏和捣乱,针锋相对,严厉打击,迅速建立革命秩序,是各级政府的首要任务。根据西南局公安部的指示,194912月至195010月,重庆市除了采取侦查破案、露头就打等零星打击外,还先后采取了两次集中行动,打击了一批猖狂活动的反革命分子。第一次是在1950118日,以陈锡联为首组成了行动指挥部,经过周密准备,对潜伏在重庆市的国民党特务、残匪及扰乱金融秩序的犯罪分子实施了集中搜捕,逮捕了反革命分子和其他罪犯1315名,给敌人以严厉打击。大逮捕前,自首登记的特务在一个月内仅有220名。大逮捕后仅仅11天里,就有1736名特务人员登记自首,1月份发生的抢劫案也下降了一半,519日,对反革命分子进行了第二次集中搜捕,逮捕特务416名,再一次打击了反革命分子的嚣张气焰,受到人民热烈拥护。市军管会在各界人民的支持下,还采取收容散兵游勇,收缴非法武器电台,明令解散特务机关和各种反动党团组织,整顿交通和市容市貌,取缔金银黑市交易等一系列治乱措施,迅速结束了解放初期的混乱局面,社会秩序开始好转。

19501010日,中央发出《关于纠正镇压反革命活动中的右倾偏向的指示》。文件严肃批评了镇反中“严重的右倾偏向”,强调指出:“为了打击帝国主义的阴谋破坏和彻底消灭蒋介石残余匪帮,为了保证土地改革和经济建设的顺利进行”,“必须镇压一切反革命活动”。19512月,中央人民政府又颁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两个文件的下达,掀起了镇压反革命运动的高潮。市委、市人民政府根据上级指示,于1950117日召开公安干部会议,批评了部分干部的轻敌麻痹思想,并宣布成立以市委第二书记张霖之为主任委员的镇反委员会,统一领导全市的镇反运动。会议要求首先以工矿为镇反工作。会后,全市公安机关迅速行动,127日集中逮捕了一批潜藏在厂矿企业的反革命分子,拉开了镇反运动的序幕。1951313日凌晨4时,全市戒严,出动公安干警、武装部队9000多人,按照事前审定的对象组织搜捕。当天共逮捕各类反革命分子和刑事犯罪分子4296名,缴获部分枪支、弹药和各种反动证件数百件。经市军管会军法处和人民法院审讯裁决,依法处决了一批罪大恶极,有血债,有民愤,群众痛恨的反革命分子。随着严厉的镇反攻势,319日市军管会颁发了《重庆市反动党团登记办法》,市人民政府发布了《取缔反动会道门实施办法》。到410日,自动登记的反动党团骨干分子9715名,反动会道门头子1513名,其他反革命分子217名。

重庆解放初为期3年的镇反运动,始终坚持“党委领导、群众路线、调查研究、掌握政策”的方针和“镇压与宽大相结合”,“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受奖”的政策,取得了重大成果,基本上扫除了国民党反动派遗留的反革命残余势力,曾经猖獗一时的匪患以及遍布城乡的反动会道门骨干分子,都基本肃清,有力地支持配合了土地改革和抗美援朝。镇反运动带来了社会秩序的空前安定,有力地巩固了新生的人民政权。

重庆党史微信公众号

重庆党史网版权所有.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人民路252号 邮编:400015 电话:023-63898542
渝ICP备11000637号-3 技术支持:华龙网

您是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