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綦(江)南(川)涪(陵)农民自卫军

2017-06-02 13:21:57来源:重庆党史网

 

 

在蒋介石集团的诱惑和地方军阀的镇压下,四川地区中共党组织和国民党左派党组织遭到了严重的破坏,但活跃在涪陵、南川、綦江一带的农民自卫军,在三三一惨案前后,却一直抵抗着反动军阀的镇压。

中共重庆地委成立不久,邻近重庆的綦江、涪陵、南川的革命力量在中共重庆地委的领导下,彼此呼应,互为犄角,得到大发展,成为中共重庆地委进行革命斗争的重要阵地。綦江、涪陵、南川的反革命势力互相勾结,疯狂向革命者发起反扑。綦江团阀夏奠言充当急先锋,对东溪米案的领导者霍绍文、危石顽等中共党员大加迫害,野蛮杀害饥民杜汤元等三人,掀起“剿赤”恶浪,企图扑灭綦江革命烈焰。南川团练局长张茂春纠合彭革陈、刘荣乡、李暄荣等国家主义分子,设下陷阱,欲捕捉中共南川支部负责人汪石冥等。更有甚者,张茂春还视中共南川支部领导的东西北联团为大敌,在川东南团务总监王芳舟的保护下,撤销了王懋迁、石牛溪团总职务。涪陵驻军郭汝栋也欲清理、捕捉其军队中的中共支部(以下简称:军支)成员。革命和反革命的斗争达到白热化的程度。

1926年底,綦江、涪陵、南川党组织在中共重庆地委领导下,决定联合抗敌,举行武装暴动。次年1月首先攻打南川县城,并组成以李蔚如、王懋迁为首的暴动总指挥,张庚白、汪石冥、韦希成等为成员的指挥机构。计划以南川东西北联团3000农民从东西北三面包围县城,李蔚如率3000农军增援攻城农军;同时,李蔚如、王懋迁联名给綦江的陈翰屏、霍绍文写信联系,希望他们率部从南面逼进南川城。为争取社会舆论支持,暴动指挥部还在《新蜀报》发表《綦(江)、南(川)、涪(陵)革命民众宣言》,揭露张茂春扼杀革命的种种罪恶,并号召土地毗连、唇齿相依的綦南涪三县民众团结起来,共同打击地方势力。

南川县城四周云集大量农军,反动派对此甚为恐惧。刘湘得知消息后,令涪陵驻军郭汝栋派兵镇慑,并调回李蔚如等。192717,南川农军大队长袁洪猷率木凉农军与张茂春所部兴隆民团在游关交火,敌军败退城内。

在南川农军行动的同时,李蔚如率领的涪陵农军已移驻新桥,逼进南川县城。张茂春见情况不利,提出与农军谈判,并以辞去南川县团练局长、李暄荣辞去教育局长为条件,要求农军撤军。张茂春在大施缓兵之计的同时,急电重庆刘湘、王芳舟派兵反扑。次日,暴动指挥部派往綦江调集援军的信使被张茂春截获,致綦江援军迟迟未到。李蔚如、王懋迁察知情况后对部署作出相应调整,等待张茂春出城后再发起攻击。等了一天,张茂春在南川城未有动静,李蔚如便令各农军回到原地待命,准备再次攻城。此刻,巴县、江津团阀申文英、曹燮阳、周化成在刘湘、王陵基的调遣下,分三路逼进南川城,增援张茂春。在这关键时刻,李蔚如所属赵海洲部在张茂春的收买下自行撤走,影响了整个行动,攻城最后失败。南川攻城之役,虽未达到预期目的,但张茂春、李暄荣在社会舆论压力下,不得不交出南川县团练局长、教育局长的印章,因此,斗争取得了一定的胜利。

南川攻城之战当时成为传遍蜀中的著名事件,各地革命力量、进步团体竞相致电声援綦、南、涪民众的革命行动,谴责反动势力。国民党四川省左派省党部于1927111函告四川民团联合会,揭露张茂春、廖泽臻借团练势力,枪杀学生,谋杀农民协会职员冯诚斋等罪行。124,国民革命军川军各路总指挥刘伯承及所属第一、二、三路司令黄慕颜、秦汉三、杜伯乾致电刘湘、杨森、赖心辉及各师旅长,声讨张茂春等不但不同情人民群众的困苦,不支持农民运动,反加摧残的罪行。宣称,对张茂春等“害马不可不除”。同时,川军师长向时俊,云阳、巴县国民党左派县党部执委会,四川妇女联合会,南川、南充旅渝学会、破浪社等纷纷致电支持南川革命民众的义举,口诛笔伐张茂春。

重庆党史微信公众号

重庆党史网版权所有.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人民路252号 邮编:400015 电话:023-63898542
渝ICP备11000637号-3 技术支持:华龙网

您是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