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中国共产党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的建立

2017-06-02 13:19:24来源:重庆党史网

 

随着大革命形势的迅猛发展和马克思主义的广泛传播,尤其是中共四大在《对于组织问题之议决案》中明确提出发展党组织的要求,加上重庆团地委代党工作,发展了一批先进分子成为党员或团员,为党组织的建立打下了良好的组织基础,使中共重庆地方党组织的建立水到渠成。

1925715日,以杨闇公为书记的重庆团地委向团中央报告,请求成立党组织;[1]923日,重庆团地委再次报告团中央,“盼成立CP,以便中校尽力发展青年运动。”[2]但中央鉴于“吕潘缔约”等严重事件,对重庆团地委并不放心,认为尚需考察,因此对于此时建立中共重庆地委的要求并未同意。

192611日至19日,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吴玉章、杨闇公、童庸生、廖竺尹、廖划平和黄复生6人作为四川代表出席会议,吴玉章还被推选为大会秘书长。会议期间,杨闇公、童庸生等多次出席中国共产党召开的会议,商讨国共合作和在四川建立中共地方组织的问题。国民党二大结束以后,杨闇公绕道上海,代表重庆团地委向党、团中央汇报工作,要求在四川建立党组织,中共中央批准了这一请求。[3]

同月,根据党中央、团中央的指示,吴玉章、杨闇公、童庸生、冉钧、周贡植等旅欧、留苏回国和求学京、沪回渝的共产党员与在重庆活动的共产党员,成立了以冉钧为书记的中共重庆支部。124日,在綦江的邹进贤、陈翰屏、霍步青、危直士等共产党员,成立了以邹进贤为书记的中共綦江支部。[4]直属中央领导的中共重庆支部和中共綦江支部,成为中国共产党最早在重庆地区建立的两个基层支部。[5]

1926224日,杨闇公、童庸生带着中共中央批准四川建党的指示回到重庆,在抓紧传达贯彻国民党二大会议精神的同时,即与中共重庆支部书记冉钧等共同展开筹建党组织的工作。2月底至3月初,他们召集在重庆的共产党员秘密集会,正式成立中国共产党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简称“中共重庆地委”),作为统一领导四川境内的中共党组织和党员的组织机构,直属中共中央领导。在成立大会上,选举产生了中共重庆地委领导机构,杨闇公任书记,冉钧负责组织,吴玉章负责宣传(因吴受中共中央指示留在国民党中央工作,后改为钟梦侠负责),杨闇公、冉钧、吴玉章还当选为执行委员,程子健、李嘉仲为候补委员。不久,因工作需要,中共重庆地委又先后增设了以程子健为书记,刘远翔、曾君杰、李介为委员的工人委员会;以杨洵为书记,萧华清、冉钧、李嘉仲等为委员的学习委员会;以程志筠为书记的妇女工作委员会;以杨闇公为书记,朱德、刘伯承为委员的军事委员会。由于领导人员的变动,团地委也进行了调整,经团中央指定由童庸生担任书记,“宣刘成辉,组张锡俦,经刘远翔,妇缪云淑,学郑鼎勋”。[6]

中共重庆地委成立时,重庆一地原有党员19人,由团员转为党员的22人,中共綦江支部、中共宜宾支部以及陆续建立的省内各地党组织均由重庆地委领导,当时全川党员总数约70人左右。[7]不久,在重庆市区及周边地区先后建立了由李嘉仲任书记的巴县国民师范学校支部,萧华清任书记的中法学校支部,牟万宗任书记的巴县铜罐驿支部,喻克由任书记的巴县高店子支部,何祝嵩任书记的江北县特别支部等。

在涪陵和南川等地,共产党组织也在中共重庆地委成立之后迅速建立起来。早在192310月,经中共四川成都独立小组创始人王右木介绍,钟善辅(涪陵罗云坝人)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后按照中共成都党组织负责人刘愿庵的指示,钟善辅回到家乡罗云坝,积极宣传马列主义,在中共党员罗星樵的协助下,培养了一批知识青年和农民加入中共组织,使罗云坝成为涪陵革命活动的重要据点。1926年春,在钟善辅的组织下,中共涪陵罗云支部正式成立,由李焕堂任书记,支部成员14人,主要党员骨干有尹觐阳、刘伏洋等。罗云支部隶属中共成都特支领导。与此同时,中共重庆地委根据中共中央指示,决定将共青团南川支部转建为中共南川支部,由张庚白任书记,谈如渊为组织委员,汪石冥为宣传委员,有党员31人,党的力量大为加强。在中共南川支部的领导下,南川的农运、工运、妇运、学运等工作有了较大发展。

建立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是党中央在原拟建立四川区委等计划未能实现的情况下,根据党章关于“在执行委员会认为必要时,得委托一个地方执行委员会暂时代行区执行委员会之职权”的规定,为统一和加强对四川全省党组织的领导所采取的重要举措。中共重庆地委建立后,在特殊形势下和特定时间内,受党中央的委托,承担起了区委一级党组织的职权(当时省级党组织叫区委),在全川地区建立起了以中共重庆地委为领导的组织机构系统,实现了党组织领导团组织的体制转换,标志着重庆团地委为党发展其组织、代为进行其工作的职责和筹备建党的历史任务顺利完成。

中国共产党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的成立,是重庆近代史上的大事件和转折点。虽然经历了“以团代党”的曲折过程,在全国范围内起步较晚,但因准备时间较长,使之具备了比较广泛的舆论基础、比较深厚的群众基础和比较丰富的领导革命斗争的实践经验,特别是有一批具有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经过实际斗争磨砺的领导人,因此甫一建立,它就以崭新的姿态、蓬勃的朝气立于时代潮头,勇敢地承担起历史赋予的使命,在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复杂政治形势下,实现了中国共产党对四川革命运动的统一领导,担负起了领导全川人民革命斗争的历史重任,确立起重庆作为四川革命运动的中心地位。至此之后,以重庆为中心,四川革命运动便迅速汇入到全国大革命的洪流之中,呈现出迅猛发展的崭新气象。

[1] 中央档案馆、四川省档案馆:《四川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群团文件)19221925年,1986年版,第294页。

[2] 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中国共产党重庆地方简史》,重庆出版社2006年版,第17页。

[3] 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中国共产党重庆地方简史》,重庆出版社2006年版,第17页。

[4] 《团綦江特支致团中央报告》、《童庸生向中央的报告》,中央档案馆、四川省档案馆:《四川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群团文件)192619325月,1987年版,第32页、79页。

[5] 据中共长寿区委党史研究室收集的资料显示,19258月,在湖北武昌高等师范学校读书的长寿籍中共党员李一鄂、张植初、程道南,按校党组织的指示,在长寿县师范、中学、小学合校秘密成立了中共长寿县(临时)党组织,隶属中共武昌高等师范学校组织领导。

[6] 童庸生向中央的报告:《重庆党、团地委组织分工情况》(192635日),原件藏中央档案馆。

[7] 陈全:《对中共重庆地委成立时两个问题的考辨》,《重庆党史研究资料》,1993年第2期。

 

重庆党史微信公众号

重庆党史网版权所有.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人民路252号 邮编:400015 电话:023-63898542
渝ICP备11000637号-3 技术支持:华龙网

您是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