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中国青年共产党(中国YC团)的创立及活动

2017-06-02 13:13:16来源:重庆党史网

 

共产主义组织在中国的创立经历了一个群星并起、交相辉映的阶段。就得到中共中央和团中央批准承认的地方党团组织来说,四川地区远远迟于京、沪、穗等大城市和沿海地区,但四川的先进分子尝试组织共产主义政党性质团体的行动并不比沿海地区晚。

早在1920年春,共产国际就收到过一份关于《四川省重庆共产主义组织的报告》。[1]据该文件反映,该组织于1920312日在重庆成立,总部设有书记处、宣传部、财务部和出版部四个机构,共有近40个成员和60多个候补成员,主要由教师、学生、工人组成。除重庆总部外,还在川西(成都)、川西南(叙府)、川东南(雅州)、川北(顺庆)建立了分部,并打算在西藏建立组织。该组织认为,共产主义是现在和未来与邪恶进行斗争的手段,主张用共产主义理想对抗军阀所声称的民主制思想;主张发展工业,工厂属于工人和农民;主张建立一支红军队伍来取代现有保护资本家和帝国主义者的军队等等。尽管除这份档案外,至今尚未找到有关该组织性质及成员活动的其他踪迹,使之成为历史孤证。然而此文件却能从另一侧面印证,群星并起曾是中国共产主义组织发展状况的真实写照,这些组织即使是一颗流星也都曾有过瞬间的光亮。

在四川地区各种共产主义组织酝酿、创建的过程中,吴玉章、杨闇公等建立了“中国青年共产党”,对外称“中国YC团”。[2]191910月,吴玉章回到四川。由于受俄国十月革命和五四运动的影响,他逐渐认识到“必须依靠下层民众,必须走俄国人的道路”,“革命新办法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依靠工人阶级”,[3]因而由民主主义者逐渐转变为马克思主义者。为学习十月革命经验,他还曾资助廖划平等青年前往苏俄考察。

1922年初,吴玉章在北京会见从苏俄回国的共产党人王维舟时,进一步了解到社会主义在俄国实现的情况,促使他蒙生了成立无产阶级政党的想法,遂成立“赤心社”吸收进步青年。8月,吴玉章受邀出任成都高等师范学校校长。到任后他锐意改革,积极支持校内社会主义青年团、马克思主义读书会等进步组织活动,并聘请共产党人恽代英来学校担任教师,在学生中宣传社会主义思想。不久,吴玉章与从日本留学归国的杨闇公在成都相识,经晤谈两人顿感相见恨晚,引为知己,从此二人亲密无间,很快成为志同道合的战友和四川共产主义运动先驱领导者。此间,吴玉章还介绍杨闇公与童庸生、廖划平以及在蓉疗伤的刘伯承互相认识。为了推动川内革命形势发展,他们既注重学校内的革命活动,也注意深入工厂和乡村,可运动却因民众觉悟不高难以发动,在此过程中他们更加“迫切感到有成立一个无产阶级政党的必要”。[4]于是,他们开始了独立筹建自己的无产阶级政党——中国青年共产党(简称“中国YC团”)的工作。

1924112日,中国YC团成立会议在成都娘娘庙街24号杨闇公住所召开,共有20多人出席会议。会议经过3个多小时的讨论,通过了《中国YC团纲领》和《中国YC团章程》等几个决议案,选举吴玉章、杨闇公、刘仲容、张保初、廖划平和傅双无6人为负责人。

《中国YC团纲领》指出,解决世界和中国的问题,“惟有采取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方式,实行社会革命最为适合”。该党的历史使命是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即1、“代表无产阶级指示全全利害”;2、“代表无产阶级运动全全利益”;3、“纠合无产者团成一个阶级”;4、“颠覆有产者的利益”;5、“无产阶级掌握政权”。该党坚持马克思主义,“反对改良派、修正派、投机派、空谈派及一切时髦派的社会党”。该党《章程》规定,在组织上“横的方面少数服从多数,纵的方面下级服从上级”,对支部、干部没有省区限制,而且明确指出中央部“现设于成都,于必要时得移往上海或北京等处”。[5]该党《纲领》和《章程》足以证明,中国青年共产党是一个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以民主集中制为组织原则,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以争取无产阶级解放、实现社会主义为目标,并努力成为全国性的独立政党。

1924年下半年,在北京读书的川渝籍学生刘仲容、萧华清、李嘉仲、吕寒潭、孙壶东等,经常在老同盟会会员刘云门家聚会,讨论时事,研究问题,还在吴玉章倡导下成立了北京YC团,虽这一组织并不直接隶属于成都的YC团中央部,但成员决定赴重庆、广州、上海、长春等地发展成员,后因形势发生变化而未能着手进行。当时,北京YC团也曾一度欲与共产国际方面取得联系,后却由于种种因素未能成功。嗣后,北京YC团成员虽已得知陈独秀、李大钊等已成立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和中国共产党,并与共产国际取得了联系的消息,然而以刘仲容为代表的成员则有“陈独秀干他们的,我们干我们的。他们接好了头,我们就作他们的别动队”[6]的打算,而且把他们的这个意见告诉了在四川的吴玉章。

中国YC团建立后,吴玉章、杨闇公等人积极筹办机关报《赤心评论》和赤心评论社。1924420日,傅双无、郭祖劼以“盖本古人推赤心以相见之美意,与同人共谋吾川学术思想之发展”[7]为由向四川省军事警察厅递交申办赤心评论社和筹办《赤心评论》期刊呈文。22日,四川省会军事警察厅予以批准并发给执照。51日,赤心评论社和《赤心评论》同时建立和创刊,公开宣称其宗旨“是在助革命派的同志,与反革命党作战,以求全世界的赤心集合拢来,造成一个赤心的世界”。[8]

对《赤心评论》和赤心评论社,吴玉章、杨闇公高度重视。创刊之初,吴玉章特捐赠50大洋作为印刷费,并撰写文章《人类生活当如何解决》连续刊登于创刊号及第二期。杨闇公更是把《赤心评论》视为YC团的化身,经常为之撰文,甚至离开成都以后仍以书信指导其工作。《赤心评论》原本为间周出一期,后因军阀当局的压制和经费拮据改为月刊。《赤心评论》从创刊号到192610月停刊,历时一年零五个月共出10期。期间刊登了不少宣传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介绍苏联建设成就,宣传反帝反封建的文章。由于其在国内外公开发行,北京、上海、天津、广州、武汉等大城市和巴黎中国书报社、东京丸善书局都设有分售处,故产生过较广泛的社会影响。萧楚女曾在《中国青年》第36期介绍《赤心评论》时说:“这是一种激进的青年刊物。”[9]1924820日,上海出版的《新建设》也称其为“大胆来解决政治经济根本问题的《赤心评论》。”当时,为办《赤心评论》成立的赤心评论社实际上是YC团外围的一个公开组织,吴玉章、杨闇公通过它开展活动,团结了一批进步青年。而杨闇公等人的寓所则成为青年们聚会、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的重要场所。在吴玉章、杨闇公等人的影响下,前后参加赤心评论社的青年达到五六十人之多。

1924413日,为进一步培养青年人才,扩大对马克思主义的传播,吴玉章、杨闇公在成都建立了社会主义研究会,参加发起的还有刘愿庵、杨衡石、张克勤、傅双无、郭祖劼等20余人。该研究会成立当天到会者约70余人,杨闇公任总务干事。吴玉章在成立会上发表题为《马克思主义派社会主义的势力》的演说,热情赞颂“轰动世界的社会主义运动,特别是马克思主义派的社会主义”,认为社会主义“经过苏联的试验,人人已知道已有实现的可能性”。他还系统论述了中国实行社会主义革命的必要性,号召中国劳动阶级“与苏维埃俄国联盟,大联合于波尔希维主义旗帜之下,实行暴力革命”,并满怀信心地预言“最后的胜利必归于劳动阶级”。[10]

吴玉章、杨闇公还对工人和工人运动予以了特别关注。他们经常指导YC团团员、赤心社员、社会主义研究会会员深入工人群众,做工人群众的宣传组织工作。192451日,YC团与社会主义青年团成都地委共同组织纪念五一和追悼列宁大会。大会虽遭军阀杨森调集的军队阻挠,但却有社会主义研究会、全国铁路协会四川分会、成都劳工联合会、四川省学生联合会、四川省国民公会、成都劳动自治会、社会主义科学读书会、波叶社等12个团体参与,人数过万,其中工人就达5000多。杨闇公在大会上作了《国际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的演说,称赞“列宁是实行经济革命与世界革命的第一个成功者”和“劳动界的救星”,呼吁青年要“顶天立地竖建民族精神与国民的大义,系统的宣传,严密的组织,向国际资本帝国主义进攻,为继承列宁未竟之志而奋斗”。[11]他的演说赢得了会场群众的热烈欢迎。大会还发表宣言,提出要用阶级斗争的手段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赞成国民革命!并要求政府承认苏联并与之建立外交关系。在五一大会以后,吴玉章在成都站不住脚,被迫回荣县后去上海。57日,杨闇公也离开成都到重庆。他们走后,YC团的实际负责人变为傅双无,他不再用YC名义而直接用“赤心社”的名义活动。

19245月,杨闇公出川赴沪,试图与中国共产党中央取得联系,争取他们承认YC组织。617日,杨闇公、陈紫舆抵达上海,费尽周折,找到了曾在成都高师和川南泸州工作过、时任团中央宣传部长的恽代英。经过恽代英的联系,杨闇公找到了党中央,请求党中央承认中国YC团并置于党中央的直接领导之下。党中央则根据建党原则,要求中国YC团自行解散,其中够条件的成员个别加入共产党和社会主义青年团,方法步骤可以先与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进行合作。对此,杨闇公表示不能理解和接受。815日,杨闇公带着失望的心情由沪返渝后,重庆团地委负责人童庸生、唐伯焜受团中央委派,多次前往杨闇公的寓所二府衙,与他磋商YC团与重庆团组织合作事宜,但杨闇公一时尚难接受予以了拒绝。9月,经童庸生的帮助,杨闇公终于转变态度在重庆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组织。不久,在确知中国共产党已得共产国际承认的全国性政党情形后,杨闇公主动与中共中央取得联系,提出拟在四川建立一个全省性质中共地方党组织,YC团成员个别加入重庆团地委,在此基础上发展党员的建议。嗣后,杨闇公将自己上海之行的情形,以及拟解散YC团,建立全川性质地方党的设想写信告诉在荣县的吴玉章,并去函征求成都YC团其他成员的意见。此举虽得到刘仲容等多数同志的赞成,但是,当时YC团实际负责人傅双无表示反对,他认为YC团只能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平等合作,双方意见产生分歧,且一时难以统一。

19253月,吴玉章在北京见到了已是共产党员、来京出席国民会议促成会的童庸生和自己以前的学生、时任中共北京地委和中共北方区委负责人的赵世炎。童庸生、赵世炎都详细向他介绍了中国共产党的政治纲领、组织原则以及和中国国民党建立革命统一战线,开展反帝反封建国民革命的情况,使之对国际国内大势有了更全面了解。吴玉章经谨慎的思考,终于向童庸生、赵世炎表达了希望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想法。之后,经过童庸生、赵世炎的介绍,吴玉章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组织。吴玉章入党后深感到YC团已无存在必要,应尽快解散,再按中共党章标准吸收符合条件者入党。他把此意见写信告诉杨闇公等人后,又召集北京YC团成员开会陈述自己的想法,最终得到多数成员的赞同。

1925年初,吴玉章、杨闇公在率先以个人名义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主动宣布解散YC团。之后他们多次劝说傅双无、郭祖劼等人,希望原YC团和赤心社成员加入中国共产党,但遭他们拒绝。四一二反革命事件后,蒋介石令黄季陆回四川清党,傅双无乘机投靠黄季陆并企图出卖赤心社。此时,郭祖劼等起身反对,并与吕寒潭、刘辅之等发表文告,宣布《赤心评论》停刊和赤心社解散。至此,YC团和赤心社的历史即告终止。

创建中国青年共产党(中国YC团),是四川早期的马克思主义者在四川地区特定的历史和社会环境下开展共产主义运动,探索独立创建革命政党的一次勇敢实践。吴玉章和杨闇公筹备建党之初(1922年)并非不知道国内已有了中国共产党之组织。但他们创立中国青年共产党决无任何私利可言,而是为了在偏僻的四川点燃一把火、实践共产主义运动,是正大光明之举。该党成立仅一年时间,吴、杨二人又主动宣布取消,加入中国共产党,更表现了他们作为马克思主义者光明磊落的襟怀和无产阶级革命家火一样的热情。这在80多年前,中国共产党还处于非法秘密状况下的幼年时期,尤其难能可贵。[12]

中共创立时期是一个群星灿烂的时期。20世纪20年代初,建立无产阶级政党领导中国人民的革命斗争,乃是那个时代中国最觉悟的革命者的共同要求。而中国共产党作为现代中国统一的、唯一的无产阶级政党的历史地位,则是那个时代各地共产主义组织发展演变的必然结果。这种发展演变必然有力地证明了:共产主义运动在中国的发生和发展是中国近代历史的大趋势。吴玉章、杨闇公在四川独立地探索建党的道路,为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发生与形成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13]

[1] 中央档案馆编:《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档案资料》,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

[2]“中国YC团”即中国青年共产党。吴玉章:《六十自述》,19401月。中共四川党史研究室、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四川杨闇公基金会:《中国YC团(中国青年共产党)》,重庆出版社,第239页。

[3] 《吴玉章回忆录》,中国青年出版社1978年版,第112113页。

[4] 《吴玉章回忆录》,中国青年出版社1978年版,第119页。

[5] 《赤心评论》第一、二期,192456月。

[6] 中共四川党史丛书:《中国YC团》,重庆出版社1997年版,第292页。

[7] 《赤心评论社申请立案呈文》,1924412日。

[8] 《诞生的话》,原载《赤心评论》,第一期。

[9] 《中国青年》,第2卷,第36期,1924621日。

[10] 原载于成都社会主义研究会192451日刊行的《追悼列宁纪念号》。

[11] 《国际资本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原载《追悼列宁纪念号》,成都社会主义研究会刊行,《中国YC团》,重庆出版社1997年版,第37页。

[12] 周勇:《杨闇公简论》,《杨闇公纪念集》重庆出版社1993年版。

[13]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著,胡绳主编《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中共党史出版社1991年版,第32页。

 

重庆党史微信公众号

重庆党史网版权所有.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人民路252号 邮编:400015 电话:023-63898542
渝ICP备11000637号-3 技术支持:华龙网

您是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