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烈火永生——邱少云壮烈牺牲的前前后后

2017-05-17 10:57:52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董少东

▲邱少云油画。

▲85岁高龄的邱少华老人与武警官兵一起在哥哥邱少云纪念碑前献花。

▲邱少云随军赴朝前的家书。

  在临床医学上,疼痛分为十级,烧伤痛一般可以达到第九级,而网传疼痛极限的分娩痛,实际上只能达到第七级。

  一个人的全身被烈火覆盖着,燃烧着,他感觉到的疼痛会是多少级?要有多么强大的意志和坚强的精神,才能支撑他至死不吭一声、纹丝未动?

  是的,我们要说的这个人是邱少云。

  1952年10月12日,在执行潜伏突击任务时,美军燃烧弹落在邱少云潜伏点附近,火势蔓延全身,为避免暴露,他严守战场纪律,放弃自救壮烈牺牲,时年26岁。

  没有人能够体会邱少云烈焰焚身时持续的剧痛。一般人被开水溅到手上,也会惊叫,会条件反射地抖手。有人以己度人,认为邱少云的英雄事迹“违背生理学”,质疑其真实性。

  邱少云承受的痛苦超过了人类能够忍受的极限,超过了很多人想象的极限。为常人所不能为,是为英雄。他是当之无愧的英雄。

  最后的家书

  1953年初的一天,重庆市铜梁县关溅乡玉屏村邱家沟,23岁的邱少华正在田里插秧。一个乡亲急火火地跑来:“你家邱少云牺牲在朝鲜了。”

  邱少云兄弟四人,他排行老二,邱少华年纪最小,是目前唯一在世的邱少云兄弟。父母在1938年、1939年先后离世,四兄弟孤苦伶仃。老大邱东云早年过继给伯父,老三邱少全在外乡给地主做长工,很少回家。邱少华和比他年长四岁的邱少云相依为命,他几乎是邱少云拉扯大的,兄弟感情极深。

  邱少云离家时,邱少华18岁。一别五年,等来的却是二哥牺牲的消息。那一天是关溅乡的大集,邱少云和许多志愿军同乡的名字写在黑板上——抗美援朝战争中不定期公布的牺牲名单。

  不久之后,铜梁县在藕塘湾的一片空场上,隆重召开邱少云追悼大会。邱少华才知道,自己的二哥成了志愿军最著名的英雄之一。为了纪念他,关溅乡玉屏村改为少云镇少云村。

  邱少华回忆,二哥身高大概一米七,很壮实。四方脸,黑乎乎的脸庞,眼睛很大,相貌和他很像。铜梁县邱少云纪念馆和生前所在部队所塑的邱少云塑像,都是照着他的样子做的。

  由于家贫难得温饱,儿时的邱少华骨瘦如柴,大部分农活都落在了二哥邱少云肩上。“二哥对我很照顾,重活累活都是他做。他宁愿自己饿肚子也要多给我一些吃的。”邱少华说。兄弟俩租种地主的几亩薄地,收成连租子都不够。地只种了一年多就放弃了,兄弟俩以挖野菜、做长工为生。

  “二哥为了糊口,干过很多活,泥瓦匠、木匠、餐馆跑堂……住的地方经常变换,我们兄弟东一个、西一个,没得法子。”

  1948年6月,邱少云被国民党军抓了壮丁。

  那时正值解放战争如火如荼,国民党政权大厦将倾,只能用抓壮丁的方法补充兵员。在人口大省四川,国民党政府强行要求“五丁抽二,三丁抽一”。邱少云家老大过继给伯父,还剩兄弟三个,必须要有一个人当兵。

  没有人愿意给国民党军当炮灰,邱少云对征兵令置之不理。但是他没能躲开被抓壮丁的命运。一天夜里,五个国民党兵闯进家里,把邱少云捆绑起来带走了。

  得知二哥被国民党抓走后,邱少华慌了神。“有一天,他托人捎话回来说想吃一口家里的菜,我赶紧给他做了两个送过去,没想到,他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回忆起最后一次见到二哥邱少云的情景,满头银发的邱少华,突然陷入沉默。

  他记得那一天雨下得很大,后来为邱少云召开追悼大会的藕塘湾空场,也是兄弟二人当年分别的地方。一大群被抓的壮丁密密匝匝地挤在那里,邱少华好不容易才从中找到了二哥,看着他吃完了带来的菜。那是邱少华最后一次见到二哥。

  此后一年,国民党军兵败如山倒。直到战争结束,新中国成立,邱少云音信全无,生死不明。邱少华挂念二哥,却根本无从寻找一个国民党军壮丁的下落。

  直到1951年,家里忽然收到了邱少云的来信。信中说:“前些日子,我报名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明天就要到朝鲜去打美国佬了。”

  这封信让家人第一次知道邱少云还活着,而且从一个被国民党军绑走的壮丁,变成了光荣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

  这时候抗美援朝战争已经进入第二年,举国动员,热情高涨。邱少云在信中说:“我在朝鲜多打美国佬,你们在家里要把分的地种好,多打些公粮,支援抗美援朝战争……”

  这封信是邱少云一生中写过的惟一也是最后的家书,邱少华极为珍视。他把信珍藏了四十多年,甚至不对外人提起。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他才把这封信捐给了铜梁县邱少云烈士纪念馆。

  从这封信里,能够看到邱少云作为一名志愿军战士的朴素而真挚的情感:“我决心杀敌立功,带着光荣花回来看你们。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信末署名“邱少云一九五一年三月十五日在河北内丘”。邱少云“从老家到河北来,已有两个多月了”,部队入朝前在内丘最后一次休整。那是他第一次走出四川。

  两天后,1951年3月17日,这支部队乘上火车从内丘出发,昼夜兼程,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奔赴朝鲜战场。

  从1948年6月被抓壮丁,到1951年3月写回家书,两年多的时间里,邱少云的身份发生了本质变化:由一个国民党军强抓来的士兵,变成了人民解放军战士,继而又成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一员。

  这个转变的过程,邱少华当时一无所知。直到邱少云牺牲后,1953年,他受部队邀请赴朝鲜,才了解大概,但仍所知不详。

  事实上,很长时间里,人们对邱少云在国民党军队的16个月的了解都是空白。

  

重庆党史微信公众号

重庆党史网版权所有.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人民路252号 邮编:400015
渝ICP备11000637号-3 技术支持:华龙网

您是访问者